jq381人氣言情小說 代號候鳥笔趣-第五十七章 曹若飛是理髮師看書-9jwtp

代號候鳥
小說推薦代號候鳥代号候鸟
要说陈克海是曹若飞的人,李安平似乎不太相信,首先陈克海是部队里的精英,其次他一来就抓到了鲁平,并截获那张兵力分布图。
假如陈克海是曹若飞的人,他不至于牺牲鲁平来换取信任,因为他已经取得了李乘风足够的信任。
牺牲一个高级特务和一份极为重要的情报来加深信任,这个代价似乎太高了。李安平认为,陈克海要么是被曹若飞利用了,要么就是他和曹若飞狼狈为奸现在要做戏给自己看。李安平想要试探一下陈克海。
“灭口?”陈克海感到不解,灭口总得有原因,曹若飞身为市公安局副局长,即将荣升正局长,他总不至于因为李安平和傅云的关系非要置李安平于死地,“为什么?因为……”陈克海不好说出自己的想法,他眼睛看向傅云。
李安平并不知道曹若飞曾经和陈克海说起过他和傅云的关系,他继续试探陈克海说:“因为我知道他的真实身份。”
“他的真实身份?他的真实身份是什么?”
“他的真实身份就是我档案造假的原因。”李安平话虽这样说,但当初造假档案他也是逼不得已随意而为,那时一切顺风顺水,他何曾想到会出现这样的波澜。
“你们之间不会就因为她,”陈克海又看向傅云,他为了李唐陷入过疯狂,但很难想象档案作假对感情上有什么帮助,尤其李安平造假的那部分只是简单地说他在出生地闲着,“矛盾就大到你要去造假档案吧?这点好像说不过去。”
李安平不知道陈克海是故意要把话题引到傅云身上,还是没听懂自己的话,他又强调到:“我和他之间的矛盾完全是因为,他和我的真实身份是矛盾的。”
“真实身份?”
陈克海才醒悟过来,刚才自己把话听岔了,真实身份产生的矛盾,比如说共产党员和国民党员,公安和小偷等等这样的对立关系。
公安和小偷这类的恐怕没法和他们二人扯上关系,尤其是曹若飞身居市公安局副局长一职,要摆平社会矛盾还是比较轻松的。剩下的可能性就只有共产党和国民党成员之间的矛盾,现在已经是共产党的天下了,应该是地下党员和特务之间的矛盾。
难道李安平真的是特务?
可不对啊,他花了这么多时间和精力都没能让李安平承认自己是特务,忽然审讯室多了三位和他息息相关的女人,他反而主动承认了。
这不可能,那么李安平必然是在指他是地下党员,曹若飞是特务。
介于曹若飞的身份特殊,陈克海更是无法去相像曹若飞就是特务……
李安平见陈克海在思考,他也在打量陈克海,他还在判断陈克海是被曹若飞利用了还是和曹若飞是一丘之貉。
曹若飞如果去省公安局把申请办下来,他李安平只有挨枪子儿的份,再无翻身机会。还不如冒险赌陈克海只是被曹若飞利用了,赌他本质上是个好人,只是因为李唐而迁怒于自己。李安平淡然地说道:“我说我是地下党员,而曹若飞是特务,代号‘理发师’,你会信吗?”
陈克海刚想到了这点,但他还不会如此轻易就相信,关于说曹若飞是特务这点,陈克海还不敢去想,毕竟曹若飞身份特殊。
李安平说自己是地下党员就要拿出直接证据,他便说:“你有什么证据?”
“哼哼。”李安平苦笑两声,“我要能证明自己的身份还会被你关起来?曹若飞还能稳稳坐在他副局长的宝座上?”
“你说话能否直接点,怎么你和曹副局长说话的方式和腔调都一样?”陈克海有些火了,说了这么半天李安平一直绕来绕去,让他猜谜。
李安平心中一笑,想不到和曹若飞几次在言语上交锋之后,他也学会不断地出谜题。他又道:“唯一能证明我身份的人,也就是我唯一的上线,我的师父赵征远被曹若飞杀死了。”
秦宝宝发威
傅云听到这里脸不觉泛红,毕竟曹若飞是她丈夫,她虽然在曹若飞裤兜里发现了剃须刀,也只是起了疑心,并未认定曹若飞就是特务。
“我和曹若飞首次交锋是在去年十二月,当时我还只知道他的代号是‘理发师’,在昆明要刺杀卢汉主席,而我和我师父联合破坏了他的行动。我和曹若飞在昆明抚仙楼还直接交手了,他用一把剃须刀几乎要了我的命。”
既然都已经把身份和陈克海说开了,他索性把自己和曹若飞的过节全说出来,说给陈克海和在场的三位和他有瓜葛的女人听。
他接着说:“在这之前,十月的时候傅云父母被国民党秘密逮捕,随后杀害,傅云悲痛之下说要过阵再见我,谁想我们再没见面的机会。云南起义后,我找遍昆明也找不到傅云。随即,我和我师父回到省城,我以为我这辈子都再也见不到傅云了,在被逼着相亲多次之后与王小玉定婚。我也去了话务局工作,但话务局要求我把户籍档案拿去做登记。我出生成长的村子早在抗日战争中被摧毁了,抗日战争胜利后我又去了昆明,我哪里有什么户口档案?王一刀又通过关系帮我补上了我空缺的档案,我真正记录在案的只有我那次入党申请,其他的原本是补档案的人随意编造的。
我去我师父供职的看守所帮忙,却无意得知了一个特务团伙的秘密据点,我更是发现‘理发师’竟然在其中。
谁曾想,我刚开始跟踪调查,师父赵征远就被曹若飞杀害了,至今没有破案。也是巧合吧,因为我无法联系到他的上线,我师父的身份也得不到认可,我一面缠着看守所追认他为烈士,一面想找公安局提供特务线索。
阴差阳错,我竟然发现市公安局副局长,主管特务稽查工作的曹若飞就是‘理发师’本人。我为了揭露他才削尖脑袋进了公安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