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fa3z扣人心弦的玄幻小說 師孃,我真是正人君子 txt-第四百九十八章 令狐沖屍體,藤蔓救命!看書-5fhkc

師孃,我真是正人君子
小說推薦師孃,我真是正人君子师娘,我真是正人君子
从悬崖上掉下来的第三天。
十娘画骨香
林平之缓缓睁开眼睛。
他浑身酸痛无比。
有好几处骨头都已经碎开。
神照经正在不断地修复着他的伤势。
宁中则此时正趴在他的身上晕了过去。
她的嘴角还有血迹,不过此时已经干涸。
“师娘。”
林平之轻声喊道。
他用力地将宁中则从自己的身上抬了起来,将她放在一边。
可是宁中则却没有任何的反应。
林平之有些担忧地将手放在宁中则的鼻子上。
“还好。”
神仙会所
他松了口气。
宁中则还没有死。
环顾了一下四周。
林平之才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
原来他们现在躺着的地方,是一处凸出的平台。
这是天然形成的,看不出任何人工的痕迹。
在他的右边,有一具尸体。
时空冒险王 木图腾
尸体已经摔得血肉模糊。
但是林平之能看得出,那是自己杀掉的令狐冲。
商路仙途
在他的身下,有几根扯断的巨型藤蔓。
这些他都记得。
当时自己跃下来之后。
一记小李飞刀,直接杀了令狐冲之后,就狠狠将宁中则给抱住。
宁中则的头发被风吹得有些杂乱。
她在林平之的怀中,不断地喊叫着。
“平儿,你不该下来啊!”
“你为什么这么傻!”
“看来,我们要一起死了。”
不过林平之却并没有回答她。
侯门闺秀
墨玉厅 三四元
林平之眼中看到一只飞鹰。
他抱着宁中则,脚下在飞鹰上面一踩。
飞鹰成为了受力点。
林平之抱着宁中则,直接就要朝着边上跃去。
可是崖壁太滑。
根本没有施力点。
林平之只能拔出泣血鬼刃,直接插入崖壁之中。
可这时候,泣血鬼刃的问题也出现了。
泣血鬼刃实在太过锋利。
插进崖壁的泣血鬼刃根本止不住下滑。
林平之握着泣血鬼刃,直接滑了出来。
无奈,林平之将其收回系统空间。
落下的速度特别快。
还好崖壁上有一些青苔,以及少数在悬崖缝中生长的藤蔓。
“吼!”
林平之一手搂着宁中则。
一手直接用擒龙功,将藤蔓吸在手上。
可是在重力作用下,林平之下降的趋势根本止不住。
抱着宁中则的林平之,急速坠落。
他抓着藤蔓的手,直接磨的到处是血。
宁中则抱着林平之,脸上没有惊恐,反而带着一些安宁。
似乎,她认命了。
而且这样的方式作为终点,她也很喜欢。
可是林平之却并不认命!
既然老天让他重生在这个世界,怎么可能让自己这么容易死!
他咬了咬牙,直接将藤蔓捆在自己和宁中则的身上。
下坠过程中,林平之一直没有停。
他不断地吸着新的藤蔓,然后将藤蔓捆在身上,试图能减缓他们的坠落速度。
藤蔓毕竟是植物。
坚固程度很一般。
一根根藤蔓都伸到了头。
它们全部跟着林平之被扯断。
开个公司做游戏
特种兵皇后,驾到!
当林平之落下的时候。
身下的藤蔓,反而造成了一些缓冲。
神阳
不过这么高的距离。
依旧让林平之和宁中则陷入了昏迷。
到现在三天后的现在,林平之才醒了过来。
巨型平台到地面,估计也得有近千米。
林平之估计了一下。
这千米,现在若是直接跳下去。
恐怕就没有这次这么好的运气。
从系统空间中取出一些食物和水,快速地解决。
必须得要快点恢复体力。
他才能更多地恢复内力。
这些都是林平之以前装的。
他出门是从来都不带包裹的。
斧哥传奇
因为干粮这些都放在他的系统空间之中。
林平之在自己的手掌上敷了些药,加速自己手上伤势的恢复。
“妈的,都怪陆小凤!”林平之骂骂咧咧地吐槽着。
如果不是陆小凤,自己有金疮药,身上的外伤肯定一下就恢复好了。
简单处理了一下外伤,林平之缓缓站了起来。
他的身体依然很重。
这次摔下来,直接将他的五脏六腑全部震出了内伤。
他走到令狐冲的尸体边上,眼中带着不爽。
“令狐冲,让你这样死,真的是便宜你了!”
说着,林平之一脚将令狐冲本就血肉模糊的尸体给踹了下去。
虽然林平之不知道过去了几天。
可是令狐冲的尸体已经在开始腐烂。
如果不及时处理。
到时候,平台上会臭气熏天。
这点,是林平之不想看到的。
将令狐冲的尸体踹下去之后。
林平之踉跄地走到宁中则的身边。
“师娘,来吃点东西。”
取出一块饼,林平之将它捏碎之后,便往宁中则嘴中喂去。
不过宁中则却没法咽进去。
林平之有些无奈。
“师娘,你别怪我啊。”
对着宁中则道歉,林平之自己喝了口水。
紧接着,他便捏开宁中则的嘴巴,将水给宁中则渡了进去。
做完这些之后。
林平之连忙躺在地上休息。
现在他的身体还没有好。
这些行为,已经给林平之的身体带来了极大的负荷。
甚至他的内力,都没有多余的去探查下宁中则伤势怎么样。
“呼!”
林平之躺在平台上,大口大口地喘气。
起码他知道,现在还急不得。
事儿得一件件来。
只有等自己的身体好了。
才能把师娘给治好。
带着这种想法。
林平之拖着疲惫的身躯,进入了沉睡。
次日一大早。
梁发就找到了岳不群。
岳不群看着梁发慌慌张张的样子,有些不解。
“发儿,怎么了?”他问道。
“师傅……”梁发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在崖底,找到了一具尸体。”
这话一出,岳不群浑身一紧。
他连忙跑到梁发的面前。
“谁的尸体?”他慌张地问道。
他希望是林平之!
只有林平之死了,他才能安心!
林平之死了,自己就可以不顾其他人的反对,直接将林平之逐出师门了。
梁发悻悻地望着岳不群。
“尸体血肉模糊,可看穿着,似乎是大师兄……”
岳不群听到梁发还叫令狐冲大师兄,不由脸色一板。
“记住,你没有大师兄,你梁发,就是我的大弟子,知道没!”
“是,师傅!”
“继续去找。”
岳不群将梁发挥退。
虽然有些可惜不是林平之。
但是令狐冲的死,对他而言也是好事。
毕竟这样,就没有人知道他自宫了!
江别鹤还以为岳不群担忧宁中则,也是出言安慰。
“放心吧,岳兄,既然没看到他们的尸体,说不定,令夫人和令徒都活着呢。”
岳不群心中虽然巴不得林平之死,但是表面功夫还是得做。
他深深地叹了口气,一脸担忧。
“唉,希望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