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779e超棒的都市小说 蓋世討論-第一千二十八章 癮挺大的啊!-wjclw

蓋世
小說推薦蓋世
艾莲娜脸上荡漾着狡黠笑容,手脚并用地,紧紧缠绕着虞渊。
一缕缕细微的气血精能,从她裸露着的肌肤释放,她那原本白皙的肤色,变成奇妙的粉红色,看着极为诱人。
被她如八爪鱼般锁着的虞渊,嗅着她身上的气息,感受着弥漫而来的异能,眼中显出异色。
酸麻,疲倦,令人昏昏沉沉的能量,因艾莲娜的气息散发。
虞渊的灵魂不受影响,血肉躯体没有遭受重创,可他的阴神、天魂和主魂,却似乎和血肉断了联系。
他的魂魄,感受不到肢体的存在……
被艾莲娜如此紧贴地锁着,被其诡异血脉天赋影响,虞渊精神恍惚地,连自己的指头,都难以活动。
“不猖狂了吧?”
艾莲娜翻身将虞渊压在下面,眯眼而笑,她膝盖处的锋利棱刺,扎在虞渊腿部,火光四溅,“你这具体魄,简直和神铁般坚硬,我要是没动用血脉力量,还真就不能刺透。一直都是你赢,想不到会被我制住吧?”
她洋洋得意地,挑衅地朝着虞渊脸上,呼了一口气。
她高耸壮阔的双峰,变形之后紧贴着虞渊,一双美腿也夹着虞渊的下半身,“这滋味怎样?可惜啊,你没办法感觉!”
在她独特的血脉秘术下,虞渊灵魂和肉体脱离,根本无法体悟躯身的触感。
这时候,不论她对虞渊身躯做什么,虞渊都没有知觉。
虞渊只能看着,却无从感应。
美女總裁的神級兵皇
甚至,虞渊都没办法活动口腔肌肉,讲不出话来。
“咚!咚咚!”
贴的如此之近,她听到了虞渊强而有力的心跳声,她鼻翼微动,闻到一股极为吸引她,充满了神秘魔力的气味。
“从你胸口散逸的血肉气息,好好闻,好香甜呀。”
艾莲娜轻声呢喃着,不由自主地伸出小香舌,在虞渊脖颈处舔了一下。
轰!
突然间,她头晕目眩,如一下子被点燃了什么火焰,眼神顿时变得迷乱而失控。
虞渊呆若木鸡。
灵力,气血和魂力,三种他所习惯常用的力量,他现在只能动用魂魄力量。
因失去了和血肉躯体的连系,他无法运用黄庭小天地的灵力,还有气血小天地中的血肉精能,他看着艾莲娜变得不对劲,看着艾莲娜舔舐自己的脖子……
他知道肯定有问题。
刺啦!
在他来不及做出反应时,艾莲娜本能地,开始撕扯他的衣裳。
艾莲娜神情狂热,脸上充满了迷醉和渴望,在他身上探索着,寻找着什么。
他看着艾莲娜的两只粉嫩小手,在他胸腔处,在玄门穴窍的方位,不断摩挲。
仿佛在里头,有着吸引她,令她痴迷上头的至宝!
是那座生命祭坛!
虞渊心神微动,立即意识到了问题关键,猜出坐落于自身气血小天地的,那座赤红如晶的“生命祭坛”,对这位大胆的修罗族少女,有着无以伦比的魔力,令其意志力和理智瞬间崩溃。
“好香甜,好美味,就是这里,就是这……”
艾莲娜如醉酒般喃喃低语,将他的衣裳全部扯落,把裹着自己关键部位的衣甲,也随手抓起来扔掉。
然后,便全身赤裸着,继续在虞渊身上索求着。
直到……
轰!
一股气血冲入脑海,虞渊微微一震,忽然恢复了知觉。
他的肢体,生出的第一个感觉,竟然来自于下身。
下身,似乎被一处美妙软\肉紧紧包裹着。
修罗族少女的血脉秘术,对他造成的影响,随着他强而有力的心跳声,随着他销魂感受的体悟,宣告解除。
身上的艾莲娜,处于癫狂求欢状态,浑然不知自己是谁。
虞渊微微眯着眼,神色恍惚地,好好享受了一会儿,终忍不住,低吼一声,便翻身将艾莲娜压在了下面。
……
一个月光皎洁,生活着月夜族族人的小天地。
远离城镇的城堡中,儒雅斯文的月夜族卡尔夫,精瘦干练的影族罗尼,和高大粗壮,浑身血气冲天的修罗族将军费尔南德,一起在会客厅谈论。
除“灰暗乐土”的三大流寇之王外,还有曾经的银月女皇,站在一根石柱。
“我儿兰宾,被浩漭天地一个叫虞渊的人族小子所杀!我遗留下来的三叉戟,也被严重损坏,恐怕再难使用。”
盛怒之下的卡尔夫,还保持着表面上的斯文,他推了推银框眼镜,看着被他请来的罗尼,还有费尔南德,“灰暗乐土上的许多灵材,似乎被他们抢掠了。还有,艾莲娜也被挟持了!”
站在那儿,头顶都仿佛冒着浓稠血气的费尔南德,咧开嘴嘿嘿一笑,“卡尔夫,我女儿可不是窝囊废!艾莲娜从小跟着我南征北战,什么场面都见过,我不认为她会吃大亏,你少吓唬我。”
“我可不是吓唬你,艾莲娜的脾气,你也是知道的。她不会安分的,她一定会暗中下手,所以会吃亏。”卡尔夫指了一下银月女皇,“叫虞渊的小子,在浩漭天地很有名气,大魔神格雷克最近也在找他!”
“他是格雷克要找的人?”影族的罗尼微惊,稍稍有了点兴致,摸着下巴,说道:“我们和各族的联军,虽然一向水火不容,不过既然那虞渊是人族,还是格雷克要找的的人,兴许可以合力擒拿,换一些高级的东西。”
“费尔南德,我子嗣很多,你知道的。可你,就艾莲娜一个宝贝女儿,你不会想看到她出事吧?”卡尔夫煽风点火,“再有十来天,他们就会经过这个域界,只要你们两个在,灰暗乐土一定会来此停泊。”
“我们三个合力,没什么好怕的!”
死了儿子的卡尔夫,挥舞着手臂,“这次如果有什么斩获,都给你们两个,我只要报仇,我要好好折磨那小子!”
“好,算我一个。”罗尼点头。
“我会留下来。”费尔南德也道。
石柱旁的银月女皇,见证了三个流寇之王,即将要谋划的事。
李玉盘嘴角噙着很浅的冷笑。
关于虞渊,她只告诉卡尔夫,那是一位近些年崛起,天赋异常惊人,和妖殿颇为亲密的人族后期之秀。
至于虞渊后面和妖殿有了分歧,开始渐渐走向神魂宗,并得到陨月禁地的阵列认可等事,她并没有透露。
区区一个流寇之王,不值得她推心置腹,不值得她那么重视。
“你,最近请不要离开,不然交易作废!”
卡尔夫转过头,冷冷看了李玉盘一眼,“等灰暗乐土降落,等我们解决那件事,我们再继续交易。”
武極鎮神 未朗
李玉盘脸色淡漠,道:“可以。”
……
“什么声音?”
银鳞族的哈特,探头探脑地四处张望着,视线最后落在那巨大塔楼,指着塔楼说道:“那里,不是虞渊和修罗女战士交手的地方吗?”
高台下,心魔族的两个魔女,抿嘴轻笑。
贝宁端坐着,充耳不闻。
影族的帕丁森,听着急促的喘息声,还有艾莲娜的响亮呻吟,揉了揉眉心,斜靠着一根巨大的石柱,也沉默不语。
听声音,似乎不太对劲,只是艾莲娜一直以来,都不是表现的那样大胆。
摇了摇头,帕丁森认为自己想多了。
唯有桃花夫人胡彩云,本涌动着云霞,炼化着藏匿里面的异能时,因奇怪的声音错愕地停下来。
一缕心神念头释放,她嘴角骤然荡漾出,非常暧昧的表情。
“年轻人,还真是不拘小节,行为……大胆的很呢。前一秒,还你死我活,下一霎,就能如此抵死缠绵。”
胡彩云哑然失笑。
旋即,她就想到了另外一件事,既然虞渊和艾莲娜这样了,她又希望后面能够和虞渊,携手合作别的事情,那……
仙道长青 林泉隐士
“算你命大!”
呼啦一声,早先被她弄入彩色云海的,提着宽阔巨刃的八级修罗族战将,本来就快要毒入膏肓而亡了,硬是被她给释放了。
这位八级血脉的修罗族战将,因血脉等级高,是个硬茬子,她打算后面凝炼。
因她知道此刻虞渊和艾莲娜,发生着什么事情,她便网开一面,给了那位修罗族战将一条活路。
奄奄一息,躺着地上一动不动的修罗族强者,哼哼唧唧地,血脉激发。
“你?”
帕丁森被她的异常举动吸引,皱着眉头,看了看居然没死的同伴,“他还活着?”
“如果不是虞渊那家伙,睡了他的女主人,他待会就要死了。”桃花夫人轻哼了一声,捋了捋额前乱发,暗自腹诽:那小子真是前世的药神洪奇?三百年前的洪奇,醉心于炼药,求再生,似乎对女人油盐不进啊。
在水下凝视
要不是虞渊在涅灵界,说出了很多早年的秘辛时,她都认为虞渊胡说八道了。
“睡,睡了?真睡了?”
帕丁森一震。
因为他是男性,因为他对费尔南德怀有敬意,怕事后带来麻烦,他没有动用魂念,也没有启动底下的装置,去窥视塔楼底部的画面。
单单依靠声音,他无法做出准确判断,所以只是怀疑。
桃花夫人回给他一个,你以为呢?的神情。
“这,这我怎么向费尔南德大人交代啊!”帕丁森拽着头发头疼不已。
银鳞族的哈特,听的一脸呆滞,傻傻地看向塔楼,再听里面的奇怪声,这位稚嫩的异族青年,脸色渐渐红了。
反而是贝宁,似什么都不知,静坐着如雕塑。
许久许久以后。
衣甲整齐,甚至比以往穿戴,还要保守了一些的修罗族少女,板着脸,神色淡定地从塔楼率先走出。
等她发现,桃花夫人似笑非笑地看来,帕丁森哭丧着脸,而哈特神情呆滞时,心底略显慌乱,瞪着眼说道:“看什么看?有什么好看的?”
她穿的过于整齐,反而像是欲盖弥彰,像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欢好之后,是比之前好看点。”胡彩云微笑道。
“呸,不要脸的女人,胡说八道!”
艾莲娜冷着脸哼了一声,已注意到桃花夫人脚下的同族战将,她才打算说两句,忽神色微变,旋即匆匆地,钻向独属于她父亲的,另外一栋四四方方的石楼,“哐当”一声关紧石门。
略显昏暗的大厅,艾莲娜夹着腿,感应到一股磅礴浓郁的生机,在她体内涌动。
“这……”
她脸色惊异不定,从那一股不属于她的浓郁生机里,嗅到了生命的意味,和另外一种有助于她血脉壮大的异能。
不可能吧?那家伙不是浩漭天地的人吗?
她父亲费尔南德早就说过,浩漭天地的人族男性,几乎不可能让强大的修罗族女子怀上身孕。
但她,分明从体内那股力量,感应出了浓郁的生机。
她相信,如果不炼化,任由其壮大,她百分百会有身孕,会怀上虞渊的孩子。
一想到自己这么小,就怀上了一个孩子,还是陌生人族的孩子,艾莲娜抓耳挠腮,简直就要疯了。
不行!绝对不行!给老头子知道,给那些族人知道,我这个伟大的,未来的暗域修罗,该怎么交代啊!?
这股力量,这股浓郁的生机?对我的修罗血脉,似乎有很强的好处!
心念一动,艾莲娜就知道该怎么做了,她立即原地坐下,动用修罗族的血脉秘法,去炼化那股被虞渊注入体内的,暗含纯净生命异能的力量。
半日后。
艾莲娜身形微微一震,两眼放光地醒了过来,她轻轻握紧拳头,随手炸碎了脚下的石板,“居然真的能助我血脉进阶!虞渊那家伙,绝对和一般的人族不一样!我的血脉,似乎能够因此而较快地,去冲击八级!”
她暗暗振奋,霍然而起,然后内心又开始天人交战了。
片刻后,她猛地一咬牙,道:“反正已经有了第一次,再多几次,也没什么!”
轰!
决心一下,她以拳头粗暴地砸开石门,佯装镇定地走了出来,用力一跺脚,就如炮弹般疾飞而出,“虞渊小贼!老娘要你好看!”
皇道 寂楓滅
众多楼阁中间的高台底下,帕丁森,胡彩云,和哈特等人,面面相觑。
“这丫头,瘾挺大的啊!”胡彩云脸色怪异地,望了望如遭重击的帕丁森,“也没多久,又自己送上门了,她以前也是这样?”
帕丁森剧烈地咳嗽,一边咳嗽,一边摇头,“从,从没有过!”
哈特挠了挠头,自言自语地说:“流寇的生活,对这种事情的态度,难道就是这样的?”他觉得三观被颠覆了,然后小心且鬼祟地,偷偷看了贝宁一眼。
贝宁清澈眼眸中,蕴含一丝冷冽,“闭嘴!也关上你胡思乱想的脑子!”
“哦,哦哦。”哈特连连点头。
……
ps:那时,因为冲破原有天地的束缚禁锢,虞渊开始放开来率性而为,杀戮和男女之事,都因此而肆意宣泄,大家要是厌恶这种改变,书评区可以留言告知,但我不一定会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