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yjni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说 未見星月如遇山河-第九十章 品味閲讀-73dby

未見星月如遇山河
小說推薦未見星月如遇山河
“谁打的电话?!”
韩弦九端着盘子放在桌上,不经意的问了一句。
最強修仙保鏢 我愛吃火鍋
“幽幽,说晚上吃火锅。”河梓萌将手机放沙发上,起身去卫生间洗洗手,拿过盒子里的肥皂擦了擦手,下意识的闻了闻,“好香啊!大叔这品味倒很独特。”
“丫头,吃饭了。”韩弦九的声音响起。
“来了!”河梓萌抬头看了看,毛巾卷的特别好,不忍心用,赶紧拿过纸巾擦了擦手。
“毛巾在柜子里。”
“没事,已经擦过了。”
韩弦九起身,来到旁边的柜子里拿过毛巾,走过来将河梓萌的手拿过去擦了擦。
“大叔…”
“吃吧!”韩弦九坐下来,拿过刀叉,切着牛排放嘴里。
“担心你吃不饱,还炒了两个菜,你尝尝。”韩弦九拿过筷子夹着菜放河梓萌面前。
“没事,反正晚上去吃火锅,大叔你也去,正好介绍可可她们给大叔认识!”
一品少主系统 皇家不良人
“我们认识!”
“啊!”河梓萌抬头看了看韩弦九。
“你不知道吗?!”韩弦九盯着河梓萌看着。
“对!对!”
“她们还是我的学生。”
“听可可说过。”
“嘟嘟嘟。”韩弦九的手机响起了震动,韩弦九起身去拿上衣,手机在兜里装着。
韩弦九看了看信息,眼睛里多了一些困惑。
“大叔,怎么了?!”
“没事。”韩弦九将手机拿了过来,将手机屏幕息灭放在桌上,继续拿起刀叉切着牛肉。
“丫头,我可能要去一趟重庆。”
“发生什么事了吗?!”
“没什么,只是合作方那边有些小问题。”
“哦。”
河梓萌赶紧说道:“那我等大叔回来再搬过来。”
“什么时候走?!”
“一会就得走!”韩弦九夹着菜放河梓萌碗里,河梓萌突然将筷子放下来说道:“大叔,我吃好了,我先走了。”
河梓萌拿过包换了鞋就离开了。
上帝禁區 申午君
韩弦九将最后一块牛排放在嘴里,扶动了手,盘子便消失了,韩弦九拿起手机,敲动屏幕,面前便出现了画面。
这些是青猫发来的画面,是他们离开新疆以后,出现的状况,虽然已经与自己没有关系,可是那座墓主人曾经和自己有关系。
韩弦九扶手,画面消失,拿起手机将刚才的图片发给胡可可,毕竟现在胡青山不方便接收这些资料。
原来胡青山回到西安后,文物局便对他停职一年,毕竟因为他的疏忽造成了谈时峻受伤,到现在还在昏迷不醒,不过这样也好,胡青山不用再接触考古方面了。
“青山!”尹歌下班就直接回家。
“回来了啊!”胡青山从厨房走了出来,尹歌将鞋子换了,抬头看到胡青山系着围裙,家里拿着勺子,这可是难得的。
“哟,难得哦!”
“反正也没事干,就顺便做了做。”
武医官道
再嫁丑妃不好惹
尹歌坐下来,拿过茶几上面的水杯,胡青山赶紧说道:“我做了一些番茄汤,我给你乘。”胡青山说的时候赶紧进入厨房,很快断着碗出来。
“我没有放盐,放了点调料包。”
尹歌接了过去,喝了一口抬头说道:“不错嘛。”
“哦,对,锅里还有肉。”胡青山突然说道,赶紧往厨房去。
“那我把衣服洗洗。”
“不用,衣服都已经晾好了。”胡青山端着菜出来说道。
“那…”
“你的小白鞋也洗过了,还顺便把床单都洗了洗。”
“洗洗手吃饭吧!”
尹歌笑了笑,往卫生间走了过去,无意间发现桌布也换过了,洗了洗走出来。
“说吧!”
系统叫我做好人
“说什么啊!”胡青山抬头看了看尹歌。
“难得不是又想做什么吗?!”尹歌好像看穿胡青山的心思一样,毕竟每次胡青山要下墓,或者差钱买装备,都会无事献殷勤。
“哎呀,你想多了!”
“难得不是吗?!你看上一次,你…”
“送给你的。”胡青山突然递过来一个盒子,尹歌看了看胡青山,不敢相信的样子,却还是伸出手来,将盒子拿起来,打开看了看,竟然是一枚戒指。
“青山…”
“你之前不是一直想要这个吗?!今天逛街的时候,正好看到了。”
“肯定很贵吧!”
“不贵,就几千块钱而已,再说,你喜欢就好。”胡青山夹着菜放尹歌碗里继续说道:“明天让可可回来吃饭吧!”
“正好明天休息。”尹歌将盒子放在一旁,拿起筷子夹着菜说道。
“对了,之前那两个人已经查出来,他们是韩弦九身边的一个海哥的人。”
“不管了!”胡青山挥挥手说道:“我现在被停职了,老卫也被降职了,不想管那些了。”
“只是可惜谈教授,到现在都没有醒过来。”尹歌说完下意识看了看胡青山,他似乎没有什么情绪,这有些不像他的风格,胡青山虽然固执,可是他对考古队友很好的。
“青山,一直都没有问你,你们去新疆以后到底发生什么事了?!谈教授怎么会受伤啊!听说受伤的还不是一个人。”
“就是因为里面太干燥了,**自燃发生的爆炸,虽然是天灾人祸,可是我有责任,没有考虑周到!”
“好了,你也别太自责了。”尹歌夹着花菜放胡青山碗里。
海哥参加完葬礼,原本是想悄悄进入九龙山,可是想着先去民宿一趟吧,或者半里的东西里可以帮助自己找到答案。
“哥,这几天挺忙的。”小六子笑了笑说道。
“去忙吧!”海哥开了车门下车去。
“哥,等你要回去的时候给我打电话,我送你去机场!”
冰山王子的殺手公主 冰淚花
“赶紧走吧!”海哥挥挥手说道。
半夏的民宿在山脚,有些台阶,只能在这里下车,想要开车到民宿,就得绕一下,这小六子平时就胆小,而且还抠门,肯定不愿意废那油。
海哥将包往身后背起来,往民宿的方向走去,九龙山被封山了以后,游客也没有了,往里面走就是山谷,这要是晚上一个人走的话还有点吓人,不过海哥毕竟下过墓的人,觉得没什么好怕的。
“差不多就这里了吧!”海哥环绕周围,周围除了台阶就是长长的草丛。
“那是…”海哥抬头看了看,发现前面有一股青烟赶紧走了过去,因为附近除了民宿就没有其他房子了,海哥知道重庆的天气很潮湿,而且民宿还是竹楼,更加需要防潮,重庆人防潮的办法有很多种,吃辣椒也一样,还有就是点上香味树,还可以除蚊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