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4nno好文筆的都市言情小說 鑽石王牌之強棒駕到笔趣-第三十章:第四十九支本壘炮!-9g4qt

鑽石王牌之強棒駕到
小說推薦鑽石王牌之強棒駕到
“好球!”
“三振出局!!!”
大阪桐生高中棒球队的第五棒打者,在自己挥棒已经结束的情况下,依然没有看到棒球到来。
等了好一会,他才听到棒球钻进手套的声音。
一开始,他始终想不明白棒球为什么迟迟不来?
一直到所有的事情都已经尘埃落定,他才恍然间意识到,自己刚刚在不知不觉钻了牛角尖。
说穿了,其实一点都不神奇。
他只是没有想到,泽村荣纯最后竟然会使用变速球?
这个小家伙,竟然会使用变速球?
不仅仅是场上的打者,傻了眼。
大阪桐生高中棒球队休息区里的所有选手们,脸色也都变得异常难看。
在刚刚交手的过程中,他们实际上已经尽可能的高估了泽村荣纯的实力。
可是到头来,他们突然惊讶地发现,自己还是小看了眼前这个少年。
“他竟然会使用变速球?”
“上一场跟中京大中京比赛的时候,他有用过变速球吗?”
契約嬌妻:顧少買壹送壹 小巴黎
“没有,应该是保留的秘密武器。”
“不仅上一场比赛的时候没有用,在地区大赛的时候,也从来没有用过。哪怕对手是稻城或者是药师……”
冷王霸爱,天才小医妃
“专门留着,对付我们的吗?”
尽管大阪桐生高中棒球队的选手们已经意识到,青道高中棒球队的王牌投手张寒,受到的制约可能比他们想象中大得多。
就跟他们家松本监督猜的一样,张寒今天很有可能根本没办法上场投球。
不然的话,青道高中棒球队不至于到现在还无动于衷。
可即便是知道了这一点,大阪桐生高中棒球队的选手们,依旧高兴不起来。
因为他们同时意识到了另外一点。
青道高中棒球队,比自己的对手更加清楚,自己的弱点。
所以早就有了准备。
就好像刚刚上场的这个一年级投手,一开始谁能够想得到,他这个一年级的家伙,竟然还保留了实力。
接连三振了馆广美和他们球队的第五棒。
虽说这里面有巧合的成分,并不完全是因为泽村的实力。
但巧合和运气,何尝不是实力的一部分?
如果这个叫泽村荣纯的一年级投手,不是拥有足够强大的实力,即便是运气好,他又怎么可能连续拿下两个三振?
三振的对象,还是馆广美和第五棒。
三出局,攻守交换。
青道高中棒球队的小伙伴们,回到休息区里做打击准备。
回到休息区里的小家伙们,看泽村荣纯的眼神,就跟看稀世珍宝差不多。
要知道比赛之前,他们可是做梦也没有想到,球队里这个一年级的小家伙,竟然能够给他们带来那么大的惊喜。
“你小子真行啊,什么时候练的变速球?”
“连我们都不知道。”
“刚刚偷学会的变化球,就敢在正式比赛上用,真不知道该说你们什么好……”
“我们都已经见怪不怪了。”
如果让大阪桐生高中棒球队的选手们,听到青道高中棒球队小伙伴们的议论,一定会感觉他们在演戏。
刚刚学会的变化球,连自己球队的小伙伴都没有见识过。
泽村荣纯就是敢在甲子园的正式比赛上用?而且还是在跟他们大阪桐生比赛的时候……
这件事情不管怎么想,都透着不可思议。
但人家青道高中棒球队的投捕搭档就是这么做了。
“隐瞒的够深的,话说究竟是什么时候练的?”
张寒也是一脸的好奇。
尽管之前片冈监督已经找他谈过话,不会让他继续担任球队的王牌投手。
张寒知道,自己早晚有一天会将王牌的背号让出去。
他是一个很理智的人,尽管非常喜欢投球,但也绝对不会因为自己的这份喜欢,用自己未来职业的前途做赌注。
虽然脑子里很清楚这件事情,但是作为球队现在的王牌,眼睁睁的看着未来的继任者成长起来。
感觉还是很奇特的。
要知道张寒跟一般的三年级王牌投手不一样,一般的王牌投手是因为退役的关系,不得不把位置让出去,他们当然会全心全意的培养继任者。
如果张寒是那样的话,他当然也会那么做。
可张寒的情况不一样,之后他还将继续留在队伍里,只不过不再是以王牌投手的身份。
在这种情况下,他内心的感受还是相当复杂的。尤其是看着未来的继任者出现在自己的眼前,并且表现出能够替代自己的实力。
一方面他因为球队能够找到这么好的继任者而放松。
另一方面,又有几分不舍。
投手必竟是棒球场上最引人瞩目的位置。
张寒喜欢投球的感觉,喜欢那种站在舞台中央,身为主角的感觉。
一下子从主角沦为重要的配角,心里有落差还是难免的。
虽然如此,张寒也没有把自己内心的这种情绪给泄露出来,而是笑着问道。
“从夏季大赛结束的时候就开始了。这个小子要学习变化球,落合教练就负责教他?”
御幸说的时候,脸上带着回忆的模样。
谁能想到,仅仅一夜的时间而已,这家伙就将变化球给磨练了出来。
泽村对于练习变速球,好像有着非常不错的心得。
或许这种变化球,真的很适合泽村。
落合教练仰着头,捏着自己下巴上的小胡子,得意的脸色几乎要溢出来。
那表情仿佛在告诉所有人,就是老夫,!
快来夸夸我,表达一下你们的敬仰崇拜之情。
几个二三年级的选手,非常给面子地冲着落合教练竖起了大拇指。
“那天赋真不错,没有别的吗?”
张寒问道。
既然尝试学习了变化球,应该不会只有那一种。
就在叶小天提出这个问题的时候,御幸的脸色变得十分精彩。
知道这个消息的人并不多,满打满算包括落合教练和片冈监督在内,不超过五个人。
张寒问起来,他自己一说的话,这个秘密恐怕就成为公开的秘密了。
当初他们之所以要隐瞒变速球,就是为了在关键时刻给对手一个惊喜。
一旦这种变化球,提前外泄了。
即便他们在比赛的过程中没有使用,小伙伴们的脸色也是骗不了人的,一旦遇到了困境,肯定会有所期待。
那样的表情,被那些名监督看到,很容易就能得出泽村荣纯隐藏实力的猜测。
只有像现在这样,连他们自家球队的小伙伴都不知道,才能够收获奇兵的效果。
“是还有一些其他的尝试,不过这些尝试都不成熟,需要等成熟以后才能看到威力。”
御幸模棱两可的说道。
看台上,那些青道高中棒球队的拉拉队和支持者。
并不清楚场上的选手们,在说什么。
但是这并不妨碍,他们在看台上给青道高中棒球队的选手们加油!
“青道!青道!!!”
虽然上一局比赛里,他们丢掉了两分,让大阪桐生高中棒球队再度把比分追了上来,现在双方的差距也只剩下了两分而已。
但是刚刚上场的新人一年级,却在犯下了错之后,及时的亡羊补牢。
接连解决了大阪桐生高中棒球队,仿佛核武器一般的第四棒和第五棒。
宅男的韓娛 百撕可得騎姐
一举将比赛的优势,重新捞回到青道高中棒球队这一边。
这样一来,接下来的比赛就显得非常有意思了。
青道高中棒球队的小伙伴们虎视眈眈,看起来绝对不会轻易饶过大阪桐生高中棒球队。
他们每一个打者都摩拳擦掌,恨不能在接下来的进攻中,一举将大阪桐生高中棒球队给打奔溃。
那青道是不是真的有这种机会?
是,有的。
豪门首席的心尖宠儿
第五局的下半,青道高中棒球队进攻。
率先站上打击区的那个男人,瞬间就引发了全场的兴奋。
“第三棒,外野手,张寒!”
那个挺拔的身影刚刚站上打击区,看台上就好像一下开了锅一般,直接沸腾起来。
“又轮到那个男人了!”
“四十八支本垒打,将他的前辈东清国正式挤出了历史前十。”
“这句话就不要说了,多影响人家前后辈的感情。”
“有什么关系,反正东选手已经退役了。再者说,身为职业选手的东,估计也没时间看这样一场比赛吧。”
这个观众的想法,显然有些太天真了。
电视机前的东清国,就好像马上要变身一样。
他的怒气值,都快积攒满了。
他在去年的时候,成为历史前十。
其实那个时候,张寒距离他的本垒打总数,就不是差很多。
那个时候的东清国也已经意识到,搞不好有一天自己就要被自己的小学弟给超过。
但意识到是一回事,亲眼目睹这一幕的发生,就是另外一回事啦。
尤其是听到人们议论,东清国都恨不能把电视机抡起来砸那个人的脸上。
“可恶!我们那个时候哪有机会打这么多的比赛?”
表面上看,张寒还有整整一年的时间,未来能够拿下的本垒打总数,肯定是让东清国望尘莫及的。
但是别忘了,张寒是从高中一年级开始就担任球队王牌,到现在为止满打满算已经打了30多场比赛。
别看年数短,他打的正式比赛可一点都不少。
东清国呢,打满了足足三年。
但总的比赛算起来,也不到四十场。毕竟前两年又没有打进甲子园,哪怕他们实力强悍,打的比赛总数也不是很多。
平均每场比赛拿下1.23支本垒打。
就这个数据而言,跟张寒比起来。的确是有差距,但差距也没有人们想象中那么大。
当然啦……
换另外一个角度而言,东清国也没有像张寒那样,跟全国那么多的顶级豪门交过手。
他也没张寒现在那么大的名气。
以至于很多球队的投手,再碰到张寒的时候,下意识地直接放弃了抵抗,选择保送。
不然的话,张寒拿下的本垒打总数,肯定要多不少。
“把老子挤出历史名单也就罢了,你这场比赛要是输了,老子绝对饶不了你。”
东清国恶狠狠地盯着电视机里的张寒,说道。
他不是在吓唬人,而是真的有这样的想法。
这个时候的张寒,绝对是全场的焦点。
几乎所有的摄像机,所有的镜头,所有的聚光灯……
都笼罩在他的身上。
看台上的球迷,超过九成的注意力,也都放在了眼前这个打者身上。
人们非常的好奇,第三次站上打击区的张寒,究竟会拿出怎样的表现?
现在的比分是6:4。
别看在之前的比赛中,青道高中棒球队牢牢的掌握着主动权。
但是双方的分数差距,并没有真正被拉开。
张寒能不能改变现在的这一切?
棒球王国杂志的新人记者大和田秋子,十分惋惜的摇摇头。
“真可惜……”
作为青道高中棒球队的支持者,张寒的铁粉。
大和田秋子对于周围球迷的那些想法,基本上可以做到感同身受。
不光那些人期待着,棒球被打飞出去。
她这个张寒的铁粉,同样期待着张寒能够把球打飞出去。
但身为一个记者,她又深深的知道,这一件事情的难度,究竟有多大?
就连进攻型的4坏球,都被张寒干净利落的拿下了本垒打。
我們的九年之約
这个时候大阪桐生高中棒球队的选手,尤其是他们投手丘上的投球,估计早已经被张寒给吓破了胆子。
他们是不敢正面对决的……
一旦他们选择逃避对决,将张寒保送上一垒。
即便观众有再多的期待,张寒打击能力再怎么强悍,恐怕也于事无补。
即便青道高中棒球队之后的打者,帮青道拿下了比分。
他们这些张寒的铁粉,心里也难免失落。
“你以为大阪桐生高中棒球队,会在这个时候选择逃避?”
富士夫转头问道。
“他们之前不是已经用行动……”
大和田秋子说道。
她想说,大阪桐生高中棒球队之前不是已经用行动说明一切了吗?
被张寒拿下了本垒打之后,他们恐怕就更加不敢正面对决了。
而且估计这一次,连进攻型的四坏,都不会让张寒碰到。
“那是比赛刚刚开始,现在的情况已经发生了变化。”
“嗯?”
大和田秋子不解的看着自家的前辈。
富士夫笑着点头,“看下去,你就知道了。”
青道之后的打者是结城哲也,伊佐敷纯,御幸一也,增子透。
局面是无人出局,无人上垒。
比赛刚刚开始的时候,大阪桐生高中棒球队的确是没有把张寒和结城哲也之外的打者,太放在心上。
他们认为凭借自己王牌投手的投球,再加上其他选手的配合,想要解决青道高中棒球队这些打者的威胁,并不是一件太难的事情。
但是通过之前的两轮交手,青道高中棒球队已经用实际行动,将大阪桐生高中棒球队的投手,来回抽了好几个巴掌。
恶魔首席契约妻
事实胜于雄辩。
结果就是大阪桐生高中棒球队的王牌投手,压根就撑不住青道高中棒球队打者们的强攻。
在这种情况下,大阪桐生高中棒球队能有的选择,就非常有限了。
要么他们畏首畏尾的继续保送。
别说在这种选择下,他们没把握保证不丢分。
即便是大阪桐生高中棒球队,能够确保自己在这种情况下不丢分,他们又要保送多少人?
真到了那个时候,大阪桐生高中棒球队的精气神,也就散了。
哪怕是为了让选手们继续奋斗下去,他们也要拿出破釜沉舟的架势。
即便是丢了分也无所谓。
反正这一场比赛已经不可能演变成稳扎稳打的投手战,接下来就看双方的选手,谁拿下的分数更多?
“松本监督,即便放眼全国也是最顶尖的监督之一。他肯定看到了这一点。”
所以……
富士夫敢断言,大阪桐生高中棒球队一定会选择正面对决。
哪怕对手是张寒。
“嗖!”
白色的棒球径直钻进了好球带。
一开始的时候,张寒没有挥棒,而是眼睁睁的看着棒球钻了进去。
“啪!”
“好球!”
看台上那些青道高中棒球队的支持者,在看到这一幕的时候,就感觉有点儿傻眼。
他们实在是没有想到,大阪桐生高中棒球队的王牌投手,竟然还敢选择正面对决?
疯了吗?
就在他们不解的目光中,大阪桐生高中棒球队的王牌投手,投出了自己的第二球。
“啪!”
“好球!!”
接连两球,张寒都没有选择挥棒。
青道高中棒球队的铁杆支持者有些莫名。
他们搞不清楚,青道高中棒球队这个最强的打者,究竟是怎么了?
大阪桐生高中棒球队的支持者,这个时候其实非常想要给自家的王牌加油。
可是话到了嘴边,怎么都喊不出来。
张寒留给他们的心理阴影实在是太大了,以至于就算他被两好球追逼,大阪桐生高中棒球队的支持者都不认为,他们有机会拿下眼前这个打者。
青道高中棒球队的休息区里。
仓持洋一的脸上,稍显急躁。
“这家伙究竟是怎么回事,这也太沉得住气了。”
“张寒他,原本恐怕是有其他打算的。但是大阪桐生高中棒球队,把他的打算给打破了。”
两好球,零坏球。
大阪桐生高中棒球队的投捕搭档,心里也是一点底都没有。
原本在下定决心跟张寒正面对决的时候,他们就已经做好了棒球被打飞出去的准备。
没有想到张寒却好像傻在了打击区上一样,竟然接连两球都没有出手。
“可能是那两球太刁钻了,他认为拿下本垒打的机会不大。”
荒井猜测着。
他也不知道自己的判断究竟对不对?但事情既然已经到了这一步,他们也就没有能力选择后退了。
不管最终的结果究竟是什么,他们都只能选择勇往直前。
“来吧!最后一球!!”
看到荒井的暗号,馆广美的眼睛里,闪烁着野兽的光芒。
他露出了恶鬼的标准笑容,眼睛就好像冒着红光一样,投出了自己的最后一球。
打击区上。
张寒好整以暇。
“一鼓作气!”
“再而衰!”
“三而竭!”
“这是第三球!”
他两只手紧紧的抓着手中的球棒,算准了棒球飞来的角度以及速度。
掐准时机,果断出手。
“轰!”
看到张寒行动的瞬间,荒井的心脏,就跟着揪了起来。
这个危险的家伙,终于行动了。
不动如山,动若雷霆。
之前的张寒,给人的感觉好像没有任何威胁。
但是现在的张寒,给人的感觉却处处透着危险。
荒井原本以为这是自己的错觉,但很快他就发现这并不是错觉,而是事实。
张寒手里的球棒,动了!
一切就好像被计算好了的一样,球棒结结实实的打在那颗白色的小球上,将那颗白色的小球远远的带飞了出去。
棒球在天空中划了一道巨大的弧线,然后重重的跌落在了中外野的看台上。
这是一支超过了130米的超级本垒打,带给人们的视觉震撼,让人难以忘怀。
“飞,飞出去了!!”
“第四十九支,距离第九名,仅仅还差一支而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