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a7qb超棒的都市言情小說 攝政王妃竟有兩副面孔 ptt-第一百六十四章:逼迫出兵分享-f2x3x

攝政王妃竟有兩副面孔
小說推薦攝政王妃竟有兩副面孔
大理寺还没查出什么证据来,坊间却是已经有了说法。
原本田文滨替皇室为西宛四处征战提供银子与军备,谁知田文滨仗着为皇帝做事,在皇城中无法无天,欺男霸女,终究惹怒了陛下,派人将他暗杀了。
这说法自然是传到了田建弼的耳朵里。
别人不清楚,他是田文滨的老子,却是清楚得很。
先不说自己的儿子是个只会惹是生非的草包,就说军备的事,还是田建弼给他擦的屁股,就是怕被宫里知道了。
闻香识女人
如今说什么是宫里派人暗杀了,田建弼自是不信,可有一点,流言甚嚣尘上,他知道田文滨挪用军款,买卖军备的事必然会东窗事发。
这可是诛九族的大罪。
要么,承认是田文滨自己贪污军银,买卖军备,如此,田家上下连带着丫鬟仆役在内的几百号人,都被砍了头去给田文滨陪葬。
要么,承认是皇帝派田文滨做的,虽是和皇帝对着干,明摆着说谎,但皇帝却未必会诛田氏九族。
原因无他,而是因为这个流言已经不仅仅是在上殷皇城流传甚广了。
彼时青春如花开
南戎,大峪,明祈,大熙,这几个国家的国书忽然在同一日到了上殷皇城,质问上殷暗中支持西宛四处征战的事。
明明田文滨刚死不久,人家的国书却已经递到上殷来了。
要么,这是做好的局,要么,上殷真的和西宛勾结,试图暗中吞并其他诸国。
别的国家倒不说了,可南戎刚刚和上殷联姻不久,西宛大军压境,上殷却迟迟没有派兵支援,这不是明摆着想趁机让西宛人灭了南戎么?
侯门弃女,带着系统去种田 夏倾小月
说起来也是亲家,你不借兵帮我就算了,你还暗地里帮着别人来害我?
在诸国的几封国书中,南戎王上的国书是写得最严厉的,几乎是诘问了。
可这样的诘问难道不是情理之中么?
田文滨私下和西宛来往是不争的事实,可牵扯到皇室,这样的流言未必就有根据。
实则这一封封国书的出现,也不是真的全然信了这些流言。
不过横竖田文滨勾结西宛的事证据确凿,没法子抵赖,便只当这流言是逼迫上殷出兵灭西宛的借口罢了。
八国相争多年,谁不想能灭了别人壮大自己?
可谁敢轻易出兵呢?
你这头耗费兵力灭了一个国家,说不定明日其他国家看你损兵折将,趁着机会便要来灭你,即或是没有被灭,邻国多半是会趁机攻占几座城池的。
爱上一只萌萌哒的白头鹰 流浪在指尖的星光
换言之,诸国其实都想趁这次的机会灭了西宛,但谁都不会轻易出手。
情定星娛 愛翁
妳是我的小情歌
便是大峪被人打到了门上,也是尽力免战求和,最终只损失了一个赖将军,便把西宛人的战火引向了南戎,自己则作壁上观。
如今有一个机会摆在眼前,大家可以连成一片,逼迫上殷出手。
一来可以灭了西宛,少一个国家日后便少一个对手,二来上殷是八国中最强的一个,能让这个最强国折损些兵力,对于其余诸国实在是一份安心。
这样写封国书、质问要挟几句,就能只赚不赔的买卖,何乐不为?
流言是假的?管它呢!只要能逼上殷出兵灭西宛,就算是天王老子来了,那这流言也是真的!
要是上殷咬定是假的,就是不出兵呢?
好嘛,上殷暗地里勾结西宛人企图吞并我们,又是出钱又是送军备的,那我们还能由着你上殷继续坑我们吗?
大家联合起来,一起讨伐上殷!
还有,西宛的老大你看看,你帮人家办事,转眼人家不认账了,你不跟我们一起去讨个公道吗?
西宛人一想,这灭了一个实力平平的南戎,我自己损失也大,如今跟着大家一起去打上殷这个最强者,一来不是孤军奋战,可以少出些力,二来打的是上殷啊!
最强国上殷,要是大家能一起把它灭了,各分一杯羹,日后各自斗起来,也不会再有上殷这么强的对手了。
好家伙,不打南戎了,走!大家一起打上殷去!
要说这么些国家里头,其余诸国最怕的就是上殷,要是能把这个最可怕的对手拉下马,难道不是一件好事?
实则八国鼎立上百年,看着上殷一枝独秀,大家都想打压它,可是师出无名如何起兵?
如今有了这流言,只怕上殷人自己心里也觉得理亏,如此打起仗来,气势上便输了半截,自然事半功倍。
所以衡量利弊,上殷是一定会出兵的,这几乎是毋庸置疑的。
果不其然,只在几封国书到的当日隅中,摄政王府中苏执刚下朝回来不久,宫里便又传旨把他召了过去。
“今日传旨的内侍急匆匆的,莫不是出了什么大事吧?”
芙兰此时陪着沈落站在府门口刚送走了苏执,尤其走的时候,苏执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沈落。
“唔…”沈落沉吟了片刻,忽而笑起来:“对上殷来说是一件大事,大概也是一件坏事吧?不过对南戎来说么…却是一件好事。”
“南戎?”芙兰不知为何会扯上南戎,但她的神色却是黯然了片刻。
西宛人如今大军压境,身为南戎人,芙兰怎能不急?
可沈落的神色却是极轻松的。
自然,这本就是沈落的手笔,她自是十分有把握能解决南戎眼下的困局。
西宛与南戎素来不和,争端多年,只是南戎势微,这些年大多是吃亏,西宛却一日胜似一日的强大了。
要不了多久,西宛便会有一举灭了南戎的实力,所以在此之前,沈落一定要让西宛损失些什么。
起初和大峪合作,沈落本是想借西宛使臣之死直接挑起西宛和上殷的争端,结果南戎被薛鸣均那个小人给坑了,事没办成,反惹了一身骚。
游戏之道
好在田文滨真是个好小子,沈落只初初知道他私下所行之事时,便打定了这个主意,田文滨虽是死了,却也算得上南戎的大恩人了。
沈落兀自笑起来。
亡妻归来:兽性军长求轻虐
“王妃,你、你笑什么?”
透明玻璃杯 七暖
大约是沈落笑得恶劣,芙兰看了觉得有些惊悚,问了一句,话竟还磕绊了一下。
神级地狱主播 木子沅
“今日心情不错,不如我们出去转转?”
芙兰懵懂问:“去哪里?如今街上可乱糟糟的,王妃别又跑不见了……”
似是在出神,沈落一时没答。
“王妃,还出去吗?”
因沈落半晌没答话,芙兰还以为沈落要体贴体贴自己的一片心意,试探着便又问了一句。
“出去。”沈落却是没体贴小芙兰。
“那、那去哪儿?”
“大理寺,咱们去看看赵夫人。”
芙兰:……
啊啊啊!王妃怎么又去牢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