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小說 《攻心女孩不好惹》-第119章 月有陰晴圓缺相伴

攻心女孩不好惹
小說推薦攻心女孩不好惹攻心女孩不好惹
葛元硕紧跟了上去,他站在一侧问道:“有情况?”
沈雅韵敲门的手停在半空中,大门半开着,探出一个肥头大耳的中年男人,一见沈雅韵,两眼放光,脸上油脂分泌旺盛,凹凸不平的坑坑洼洼加上不少暗疮在脸上。
他立马露出色眯眯的模样,不怀好意地说道:“小妹妹,你是来找小爷我玩儿的吗?”
沈雅韵感到恶心吧啦的,这是什么货色,居然敢调侃她,里头的姑娘哭得撕心裂肺的,一看就是不情愿的,看来这个人实在可恶至极。
“里头的姑娘是我妹妹,我带走她,麻烦你让她出来。”沈雅韵直接编造一个谎言,想办法把里头的姑娘救出来。
男人心想,这个女孩更有韵味,长相身材都属于极品,里面的已经被他玩够了,换这个也不错。
随后笑吟吟地说道:“好呀,那你进来带走她~”
沈雅韵回应他一笑,一把推开大门,殊不知葛元硕一道冷光看着他,胖男人愣住了,怎么后面还有一个人,敢坏他好事。
胖男人挡住门死死防守着,将沈雅韵拒之门外,沈雅韵和葛元硕不再用软的方法,直接来硬的。
两人十分默契,不约而同地起脚一踢,大门震上一震,胖男人力不从心,全身虚胖的肉丝毫使不上力气,任由他们踢倒。
沈雅韵直接来到他们的房间找寻哭泣的女孩,葛元硕一把制服男人,直接往他头上一拍,骂道:“色/欲熏心的人,你也不撒泡尿照照镜子,我的女人也是能窥视的?”
胖男人吃痛地叫喊:“啊…你敢这样对我,你知道我爸是谁吗?”
葛元硕继续拍打,一巴掌接一巴掌往他头上拍去,企图拍醒他,他还能怕这个乳臭未干的人?
于是,葛元硕不屑一顾地说道:“我管你爸是谁!今天你犯事了,让你爸去牢里看你去吧!”
胖男人脑壳灼热,呜呜大叫起来:“来人啊,救命啊!有人私闯进来!救命啊!”
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小說 攻心女孩不好惹-第119章 月有陰晴圓缺熱推
葛元硕好笑地看着他。
沈雅韵走进房间,一地凌乱,地上的女子惨痛地抱头,不着寸缕,心如刀绞的模样泣不成声,整个人背对着她,颤抖的身躯,嘴上似乎死死咬着手指。
沈雅韵心疼地用被单包裹住她,交叉凌乱的头发下,沈雅韵看清楚了她的脸。
优美都市小说 攻心女孩不好惹 竹寶-第119章 月有陰晴圓缺熱推
是她?
沈雅韵喊道:“沈丹丹…你…”
此时,情况她已经大致上清楚了,却不知道如何开口,刚刚在外头说里面的是她的妹妹,这下真怪自己乌鸦嘴!
沈丹丹害怕地缩着身子,肩膀上或多或少的伤痕,她怎么会沦落至此,她可是龚富旺的外孙女,谁敢对她做出这种事情,小命怕是不保了。
沈雅韵抱住她,不管之前她们有多少仇恨,但是这一刻,她是脆弱的,沈雅韵对着她安抚道:“过去了,都过去了。”
说完便打个电话让人来接沈丹丹,毕竟家务事还是要找龚富旺去解决,至于刚才的胖男人,她是爱莫能助。
不一会儿,大堂经理小跑进来,胖男人喊道:“叔叔…叔叔…救我,这些人揍我,我要验伤!”
沈雅韵从里头走出来,火冒三丈,验伤?
这猥琐的男人好意思说验伤,还叫经理叔叔,沾亲带故的,没人能治了是吧!她来治!
沈雅韵一出来便是一脚踹向胖男人后背,直接来个五体投地,吃痛地涌出眼泪。
沈雅韵一副气咻咻地说:“我让你验伤!你个无耻之徒,如你所愿,我就把你抽筋拔骨了丢去医院验伤。”
大堂经理急了,大庭广众下看着侄儿被折磨成这样,急忙冲上去护着:“太过分,你们怎么还打人?”
葛元硕瞧见沈雅韵如此怒火,心里咯噔一下,很快他恢复神色,对着大堂经理说道:“你是他的叔叔?很好,他涉嫌强/奸少女,这家酒店是要倒了!”
大堂经理表情难堪,他知道自己侄儿平时游手好闲,挥霍父亲的家财,大手大脚惯了,殊不知他居然这么混蛋。
他想着有钱能使鬼推磨,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悄悄地走近葛元硕身边,说道:“兄弟,我这侄儿确实混蛋,我一定回去严格教育他,这件事我们和平解决,受害者所有经济赔偿我们出,你出个价。”
葛元硕似乎觉得自己耳朵听错了,有生之年居然听到有人用钱收买他,他是缺钱的人吗!
沈雅韵看懂他的唇语,不屑一笑,当着所有人面说道:“可笑,有你们这样的家人才有他这种禽兽,你觉得经济赔偿得了精神损失吗?”
大堂经理一愣,感觉到邪乎,他用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说话,怎么这个小女子都知道一清二楚。
“小姐,我们借一步说话。”大堂经理连忙挥手示意身后服务员出去。
“不需要,有什么事情堂堂正正在这里说。”
大堂经理捋捋思绪,润润嗓子说道:“他虽然混蛋,但是一个巴掌拍不响,经济赔偿是我们最好的解决方法,我看你们应该也是初出茅庐,就不要招惹那么是非了,他是这个酒店老总的儿子,里头的姑娘能被太子爷看上,也是她的福气。”
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说 攻心女孩不好惹討論-第119章 月有陰晴圓缺熱推
此话一出,葛元硕无情地笑了,就这?
沈雅韵顾不得淑女形象了,嫉恶如仇的她,怎能忍得,彪悍地直接一句:“我呸!呸呸呸!这家酒店老总的儿子?我还是A市商会会长的夫人呢!这一点小产业就可以纵容他为所欲为?”
沈雅韵平生就看不惯这种仗势欺人的东西,葛元硕听到沈雅韵说自己是商会会长的夫人,嘴角扬起,这时候还知道摆架子了。
大堂经理擦着额上的汗珠,这女人怎么这么难缠,认真一看,这张似乎眼熟,这两天好像都是关于她的报道。
“你是龚氏科技的主席?”大堂经理诺诺地问道。
“嗯哼,很好,算你还有点眼力见,里头的姑娘是我妹妹,同时也是龚氏科技股东及矿山大王龚富旺的外孙女,我看你侄子准备洗干净屁股,把牢底坐穿了!”
此话一出,震惊的不止大堂经理,还有葛元硕,一直坐在地上的胖男人瞬间一股暖流,吓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