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小說 遼東之虎 起點-第八百九十五章鑒賞

遼東之虎
小說推薦遼東之虎辽东之虎
“你叫什么?”李枭大刺刺的坐到主座上,看着脚下匍匐着的县太爷。
“老朽刘玉浦。”
一看就是很有文化很有寓意的名字!李枭摇了摇头,这个文雅的名字糟蹋了。
“我叫李枭,他们都叫我大帅。”李枭自报家门。
“大……大帅!大帅饶命啊!大帅饶命啊!”刘玉浦刚刚还以为是盗贼,如果是强盗倒还好了。
如果没有深仇大恨,基本上这群人都是奔着求财来的。只要献出钱财总能保住一条性命!
可这位大帅来了,那就完蛋了。
这位大帅可谓东林党杀手,当年在京城一夜之间干掉两千多人。这些年干掉的东林党读书人,没一万也有八千。
自己落到这位大帅手里,想活下来很困难。他娘的,这位阎王也居然来到了自己的辖区。自己怎么一丁点儿消息都没有收到,今天凶多吉少。
“哦!想活着,那就好办了。我问问你,为什么你治下收取的赋税,要远远高于朝廷规定。”李枭慢慢悠悠的说着,捻起了桌子上的一颗果子吃着。不认识的果子,吃起来却很甜。
“下官……!下官所辖的确……,的确略高于……略高于朝廷……!”刘玉浦嘴里结结巴巴,一边说一边眼珠子叽里咕噜乱转,想着对策之法。
“略高于朝廷?你他娘的收的赋税高达七成,比朝廷规定的最高税率高了一倍还要多。还他娘的略高于!我看你也不准备说了,来人,把他跟那个税吏一起吊在城楼上,不变成骨头架子不准放下来。”
李枭一挥手,立刻有两个彪形大汉走过来,拖死狗一样拖起刘玉浦就走。
“饶命!饶命啊!大帅饶命啊!我招,我全都招了。”刘玉浦吓得哭爹喊娘,嗓子都喊劈了音。
李枭挥挥手,示意把人拉回来。
刘玉浦趴在地上,脑袋磕在地上“砰”“砰”的响。
“说吧!”李枭看了一眼旁边的史可法。
东林党真是一个奇怪的团体,既能培养出杨涟、左光斗这样的硬汉,也尽出这样贪生怕死的混蛋。
如果历史进程正常一点儿,现在满清大军已经南下。除了史可法等少数人带着人抵抗之外,剩下大部分城市全都是不战而降。
有眼前这种软骨头,怎么可能不投降。
对于他们来说,自家当官儿享受人间富贵才是最重要的。所谓换改朝换代,也就是换个人当皇帝而已。只要老子还能当官儿,投降就投降。
个别不要脸的还往脸上贴金!
没有老夫舍掉一身清誉保全,江南将生灵涂炭。好像他投降了,就没有生灵涂炭一样。
历史上明末人口接近两亿人,可到了康熙盛世只剩下几千万人。这个年月死了一亿几千万人,还不叫生灵涂炭?
果然刘玉浦交代了个底掉!说的比那个主簿还要详细,并且表示自己愿意戴罪立功,金陵城管理账册的就是他的外甥,他可以从外甥那里把账册要过来。
革命内部出现了叛徒,而且还是带枪投靠的。
这就大快人心了,尤其是大快李枭的心。太好了!辽军的刀快,却不能斩无罪之人。账册是硬性证据,只要拿到了账册。
整个江苏的官儿,该杀的杀该抓的抓。这本账册不但能够让老百姓长松一口气,还能极大促进江苏官员们晋升的速度。
“好啊!你派人去拿账册,给你七天时间。账册到了,你活命。账册没到,脖子洗干净等着挨刀吧。”李枭说了一句,抬脚就走。
“去金陵告诉杨嗣昌,今年江南各省缴纳上来的钱粮。不要解往京城,就留在江南府库里面好了。这样,江南开春闹灾荒的时候,也有钱粮赈灾。”李枭无奈的吩咐。
真心希望春天的时候,江南不会饿死人。
“杨嗣昌这个总督算是当到头了。”史可法看了一眼李枭的背影,摇了摇头。
杨嗣昌是崇祯的忠臣,绝对是标准的东林党。只不过以前有孙承宗保着,才在总督的位置上待了十年之久。
以前是战争时期,要保证江南稳定不闹事儿。一些事情,李枭大可以揉进沙子。
可现在不同了,孙承宗在玉泉山养老,国家两年不打仗了。李枭的眼光已经投入到国内,现在杨嗣昌治下出了这样的事情。
原本进朝廷如内阁当辅臣的路子就走不通了,现在最好的下场就是被李枭踢出局,找个地方安安静静的养老。
最坏的结果,当然就是被拉出来当娃样子在菜市口当头一刀。
是死是活,就在李枭一念之间。
李枭不说话,别人不好在这上面插嘴。反正这些年杨嗣昌在江南吃独食儿,也已经惹起了朝廷好多人的不满。
可见独食不能总吃,总吃独食的人迟早变成独夫。上个月陈家有意结亲,这次回京是不是需要……!
回京的飞艇上,各人的心思各不同。
“我想国家取消农税!并且每年国家都会向农民收购米粮,进行平价买卖。多出来的米粮,随农民买卖。如果粮商愿意高价收购,这也是利国利民的好事情。”回到京城,李枭没有回到自己的大帅府,而是直接去了张煌言的办公室。
“农无税?”张煌言惊讶的合不拢嘴。
种了大明的土地,就要给大明皇帝缴纳税赋。皇粮国税,天下百姓已经缴纳了两千多年。现在李枭居然说不收了,这可是国家的重要税源。
“虽说现在商税已经占国库收入的比重五成,但如果突然没了一半儿的收入……,那朝廷的各项开支可怎么办。
金陵的长江大桥还在修建,汉口那边也要报批修建长江大桥,江阴也来了折子,说是要在江阴也建一座。
每一座大桥都是用银子垒起来的,更何况现在全国的修公路修铁路,修建桥梁和工厂。这都是大笔的银子!
还有每年投入科研的费用,加上军费,这……这都是大笔的投入,而且这些都是已经做好计划的。每年累计投入多少,这都是有定数的,绝对不能随意更改。
一下子没了一半儿的收益,这么多事情要怎么做才行?”张煌言大吐苦水。
你李枭做甩手掌柜的,一句话邀买了天下人心。可老子这个当家花钱的,却再也掰不开帐头了。
而且你还要搞什么平易粮价,每年国家花钱从农民手中收购粮食。这可不是一星半点儿的银子,而是山一样高的银币才能做下的事情。
你让老子去哪里弄钱?
“我想过了,国家垄断烟草还有酒类生意。这两样的进项,应该可以弥补一下国库的进项。
另外,海关的厘金今后也划归国库统筹。
地方上虽然不收农业税,但粮商买卖粮食还是得收取税赋的。这又是一笔收益!七七八八的加起来,总归能够堵上农税的窟窿。
而且我想今后……,税赋全都由国家收取。税吏全都是国家直属,成立国家税务总局。今后税赋全都由国家收取,走钱庄系统进入国库账户。
各省再没有藩库,这样又能精简许多地方上的税吏和藩台衙门人员。再次,就是再次裁军。”
“裁军?还裁军……,这……,敖爷他们……!”张煌言惊讶的合不拢嘴,大明军队人数已经下降到了一个危险的数字。
在天启崇祯年间,全大明兵部有军户和各种将军们的私人武装,一度达到了两百万人的规模。
可如今,大明军队全加在一起,也就只有九十七万人。连当年的一半儿都不到!
大明如今只有四个满编主力师,敖爷的一师驻防在京城。袁崇焕的二师驻防两广,曹文昭的三师驻扎在西安。
祖大寿的四师驻防西域,这些都是稳定一方的军队,绝对不能再行裁撤的。
国内剩下的就是治安军,算下来每个省都有一到两万人的规模。这些兵力主要用来弹压地方,装备和训练都是简装版的辽军。
一两万人听着挺多,可对于管理一个省来说,已经算不得多了。就好像江南那种地方,其实也就八九千人。金陵那样的大城,也就驻防一千多个兵。
精华都市异能小說 遼東之虎-第八百九十五章推薦
不过像银川、西宁这样的地方,地方军可就多了。甘肃治安军有两万刚出头,西宁多一点儿也不到三万。
黑龙江那地方也不少,足足有一万八千多人。
裁撤这些军队,恐怕边关和地方上会有不稳。
再剩下的就是海外的海军陆战队了,这些军队全部驻防在国外,保障大明的海外利益就靠他们了。要裁撤他们,不但李休会拼命,就连张煌言都不会同意。
“我想好了,裁撤江南六省的治安军。每个省只留下两千人的员额,另外两广的治安军减半。有袁崇焕在两广,没什么弹压不住的。
河南、陕西、山西还有两淮这些地方的治安军,裁撤六成。这样算起来,全国可以裁撤治安军十五万人以上。
这又可以省下一笔开支!”
听话听音,李枭削减了这么多地方的治安军。尤其是江南几乎只剩下一成,张煌言瞬间就明白了。
裁军这么多地方,除了边境就只有辽东、山东、河北还有京畿的治安军不裁撤。这些地方的治安军,装备和训练都向主力师看齐。
一旦有战事,这些治安军会迅速成为主力部队的补充。反正辽军就是这几个地方人的天下,交流起来不会有任何问题。
而江南……!不用说,这回杨嗣昌危险了。估计很有可能,会成为吓唬猴子那只鸡。
可这么大的一只鸡,得吓唬什么样的猴?
果断的闭嘴,这种级别的猴子全大明没有几只,而自己恰好算是一只。
“既然大帅您都这么说了,那也得有个缓冲期,不然这人手也掰不开。毕竟收取商税,需要更多会审查账目的专业人才。
老夫觉得,应该以两年为期在全国逐步推广才对。最先推广的,就应该是山东、辽东、河北和京畿这些地方。
这些地方发展好底子足,而且工厂众多。务工的人比务农的人要多,推广起来难度最小,也最为省力。
这些地方裁撤下来的税吏,可以调拨到南边儿去。另外南边裁撤的治安军里面的军官,也可以在北方经过培训之后,成为南边儿的税吏。
这样一来,这样一项惠民的政策才能够真正让老百姓得到实惠,而不至于让国家陷入混乱之中。”
这就是张煌言和孙承宗不一样的地方,如果是孙承宗这会儿只会向李枭点点头,具体的事情他不会告诉李枭怎么做。
而张煌言会实现拿出一个方案来,问问李枭的意见。李枭同意之后才会实施!
“好吧!给你三年时间,三年之后全国都要废黜农业税。另外,成立官价粮店的事情要提上日程。
不能让那些黑了心的粮商,把粮价炒到天上去。那样的话,惠民政策就会变成害民政策,会害死人的。”
资本天然的会逐利,一想到资本那惨无人道的的操作手段,李枭觉得最好还是把他们挤出粮食市场。
这个市场需要稳定,高度稳定才行。按照李枭的想法,这个市场最好是一潭死水才好。
“呃……!老夫倒是觉得,天下的粮分三六九等,粮价自然也要分三六九等。
就好比辽东的大米,颗颗珠圆玉润的,远比江南的稻米好吃。这种大米的价格,就要高高的才是。毕竟,想吃好东西就得付好的价格才行。
至于低等的稻米,口感虽然不是很好,但胜在能吃饱肚子。如果是穷苦人家,想填饱肚子的吃起来自然没问题,所以那样的粮食需要便宜才行。
于此同理的还有西北和山东的麦子,好吃的面粉自然要贵一些才成,至于口感差的……那就剩下一个便宜。
这样,我们在粮价里面收取的赋税也多。毕竟,能买得起贵米面的都是不差钱儿的。在这些人身上搜刮税赋,也符合富者增贫者减的税法原则。”
“嗯!这些事情我不如你,就按照你的意思去办吧。”李枭点点头,打仗八个张煌言也不是一个李枭的对手。可论起这个,八个李枭也不是张煌言的对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