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小說 爛柯棋緣-第939章 出逃

爛柯棋緣
小說推薦爛柯棋緣烂柯棋缘
几天之后,当晋绣再次来为阿泽送饭的时候,发现阿泽已经在驾驭着一阵风在崖山上和两只山雀追逐嬉戏在一起了。
“阿泽——吃饭了——”
朝着那边喊一声,阿泽很快就朝着屋子的方向飞来。
“晋姐姐,我会飞了,飞起来真的很快,比我在山中跑得快多了!我能和你一起飞了!”
阿泽仿佛一扫长久以来的阴霾,兴高采烈地飞到晋绣身边,对她讲述着自己的兴奋感,而那两只山雀也没有飞远,同样在他们周围飞来飞去,一不留神还会被阿泽所御之风吹走,但很快又会飞回来。
“哈哈哈哈,晋姐姐,你看,我和它们成为朋友了!”
“阿泽你真厉害,将来一定能修炼得道的!来,快看看我今天给你带什么好吃的了?”
九峰山的仙修自然不用天天吃饭,就算是阿泽也同样如此,而晋绣毕竟自己也需要修行,但还是每隔两三天就会带着好吃的来看阿泽。
“哈哈,有烧鸡和百灵果,还有糯米团子,谢谢晋姐姐,都是我最爱吃的!”
两人有说有笑回到了那边屋中,这次晋绣也陪着阿泽一起吃,等她收拾完碗筷的回去的时候,脸上都一直挂着笑容,看到阿泽恢复活力,掌教又准许他修行正法,很长时间以来的担忧一扫而空。
此后不算长的一段时间里,阿泽的进步简直肉眼可见,晋绣知道若是外人站在她这个角度看阿泽的修行进度,说不准会生出嫉妒。
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 《爛柯棋緣》-第939章 出逃展示
仿佛是要将这么多年来被压制的天赋彻底释放出来,不光御风这种飞举之法的门槛对阿泽丝毫没有阻碍,就连其他一些御法也进步神速,更能御物随心,甚至已经能在心中观想灵纹从而增幅法力对灵气的控制,甚至能掐出印决,打出法印之术。
这一天,晋绣陪着阿泽在崖山一处小瀑水潭边修炼,后者在盘坐中忽然睁开眼,双目之中似有电流闪过,下一刻双手掐诀相合,然后右手食指、小指、拇指,三指成阵,骤然朝前点出。
“撼山!”
“轰——轰隆隆……”
三指点在身边小瀑布的山壁上,爆发出一阵猛烈的巨响,而随后跟上一阵轻微的地动山摇,就连瀑布的水流都震散,在阿泽和晋绣头顶下了一场蒙蒙细雨。
晋绣吃惊地看着阿泽,站起来走到他所点的岩壁处,发现有一个顶边较为圆润的三角形凹陷,仿佛岩壁被人生生压进去这么一小块,偏偏里头岩石丝毫未碎,只是颜色深了一些。
而此刻,山上还一阵隆隆作响,就连飞鸟都有不少受惊起飞。
“阿泽你好厉害!我都只能掐法决施法,你已经能掐印诀了!好羡慕你的天赋啊……不过,这是什么印诀?”
晋绣又是惊又是喜,同时也十分疑惑,阿泽修炼的法门都是她精挑细选的,虽然有印诀的典籍却也多为帮助扩宽仙法知识面的理论理解性质的书文,怎么会能使出印诀,且这印诀明显不太像是九峰山有的那些。
阿泽也十分高兴,直接回答道。
“晋姐姐,这不是九峰山的印诀,这是计先生的印诀,我只能拟得形似却没有真髓的,若是先生来用,岩峰绝对早就被震飞出去了!”
“计先生的?他教过你印诀?不对啊,怎么可……”
晋绣的话忽然顿住了,她想起来了,当年她和阿泽在九峰洞天凡间的一处阴司内,见识过计先生用过一式印诀,那会她后来追问过,被计先生告知是撼山印。
“阿泽,难道你就是当年看过那印诀,时至今日还记得,然后用出来了?”
“只是用九峰山的印诀理论再自己拼凑当时的感觉试一试而已,真的想修炼,就算计先生愿意教也不可能随随便便能成的。”
晋绣瞪大了眼睛,忽然觉得自己一颗成仙求道之心承受了千钧伤害,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我觉得你的天赋若是真的在九峰山传播开来,山门中的那些前辈肯定抢破头都要收你为徒的!”
“哈哈,是吗,晋姐姐别夸我了。对了,晋姐姐,掌门给你的令牌我能看看么?”
“这个有什么好看的?”
晋绣虽然这么问着,但直接从腰间解下了令牌递给了阿泽,后者接过令牌,发现这漆黑的令牌温温的,也不知道是令牌本身如此,还是晋姐姐的温暖的。
“有这个,就能去经楼挑选典籍了么?我什么时候能自己去呢?”
晋绣见阿泽很渴望的样子,想了下道。
“掌教真人好像也没说你不能去,如今你都会飞举之法了,周围又没有阻隔的禁制,崖山束缚自然形同虚设……这样吧,我们现在去我常去的经楼,带你认认路!”
“真的可以嘛?”
这下轮到阿泽瞪大了眼睛,而晋绣则轻轻敲了他一下额头。
“你晋姐姐也是说话算话的仙人,还能骗你?走!”
“嗯!”
两人先后站起来,然后御风离开崖山,前往九大峰上其中一个经楼,阿泽的心情一直比较忐忑,直到飞离了崖山并无任何阻隔,才又变得开朗起来。
令牌一直被阿泽抓在手中,也不知道是经楼本身并无守备还是因为有这令牌,他入内毫无阻隔,里头偶遇什么九峰山弟子也无人多看他一眼,出入很轻松,更带回了不少典籍。
等回到崖山的时候,阿泽的心情明显比之前更好了,而晋绣直到要回去了才向他伸出手。
“好了,令牌还我。”
阿泽抓着令牌有些犹豫。
“晋姐姐,能不能放在我这里,下次去经楼我们再一起去好么?”
晋绣皱了皱眉头,这令牌是掌教真人给她的,按说不能随便借给别人,但这令牌本来就是为了给阿泽行个方便的,本质上与其说给她,不如说确实是给阿泽的,让他自己拿着似乎也没什么问题。
再看看阿泽那央求的表情,明明是个英朗的成人了,却还做出如此孩子气的样子,看得晋绣想笑。
“好吧,不过小心不要乱闯一些长辈静修之所或者是传法禁地,会受重罚的!除此之外,想出去转转应该是没问题的!”
“嗯,我知道分寸的!”
晋绣和阿泽相视一笑,随后后者便御风离开了崖山,她有些被阿泽刺激到了,觉得自己修行不够努力,要回去向师父师祖请教一下修行上的问题。
只是等晋绣飞远之后,阿泽脸上的笑容却逐渐淡了下来。
‘晋姐姐,对不起!’
几乎在晋绣才离开了半个时辰,阿泽就已经收拾好屋中的东西,将用得着的以才学会没多久的纳物之法收起,然后将九峰山的所有典籍和法决全都整整齐齐摆放在桌上,还留下了一封书信。
书信算是阿泽留给晋绣的私人信件,也是一封道歉信,第一件事就是故意极为坦诚地写他偷了晋绣的令牌,如此不辞而别也十分伤心,此后全文则尽是真情流露,但并不讲自己会去往何处,只云将会浪迹天涯……
做完这一切,阿泽换上了那套自从他成年之后只在晋绣面前象征性试了一下,却在之后再没穿过的九峰山弟子法袍。
“呼……”
深呼吸一口气,下一刻,阿泽脚下生风,直接御风离开了崖山,混在云雾中飞行许久,绕着九峰中的一峰飞了一圈后,从那个方向直接飞往记忆中的方位。
阿泽飞得并不快,一直到远方空中淡淡的禁制灵文越来越近也是如此,甚至心中十分冷静,连心跳都没有任何变化。
阿泽依稀记得,当初他还小的时候,见过前方灵文显现之处,九峰山弟子从雾气中凭空出现或者凭空消失。
一道道隐晦的灵纹仿佛就生长在天空,随着风云拂过,偶尔会光芒流动,阿泽的心中越来越紧张,但却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他虽然把九峰山的典籍法决都留下了,但早已经将内容全都强记在心,更知道出洞天该如何做。
‘收心,收心!观想天地界壁,观想山门通道为我而开……’
阿泽飞行的速度丝毫不降,在某一刻,前方的云雾变得浓郁起来,更仿佛在呈现圆形旋转,飞行之中有一种略微失重和晕眩的感觉,更好似四面八方都时而传来一种奇特的压力。
这种感觉持续了一小会之后,阿泽忽然感觉到身子一清,周围的风也忽然大了不少。
“呼……呼……”
阿泽低头看去,下方是缓缓流动的白云,能透过云层的间隙看到大地,慢慢回头,有九座山峰好似悬浮在天际之上,看着十分遥远。
“我,我出来了!”
阿泽死死捏紧了双拳,身体因为太过激动而显得微微颤抖,但他没有大声咆哮以宣泄自己的情感,而是法力一催御风远去,他没有乱飞,反是朝着并不太远的阮山渡方向而去。
为这一刻准备了很久的阿泽十分清楚,阮山渡虽然是九峰山管辖,但也有天下各方往来修士,更有各方界域摆渡之物。
阮山渡在阿泽眼中极为热闹,一切新奇的事物都令他目不暇接,但他心思多看什么,而是直奔停泊之处,见到一艘巨大的飞舟正在登客,便直接朝着那边走了过去,当务之急是直接离开这里,至于如何去想去的地方则到时候再说。
那些登船的人有凡人有修士,阿泽都没看到他们需要付什么船费给什么票据,他清楚若他不需要什么休息的屋舍,即便是仙修,有时候也能白蹭船,所以他就厚着脸皮一直往前走。
船边有几个身穿金色法袍的修士,还蹲着一只奇怪的仙兽,样子好似一只灰色大狗,毛发不长却有四只耳朵。
在阿泽将要走过去的时候,那仙兽忽然看向了他,张嘴吐露人言。
“小道友,你的心很乱呐!修行之时切记清心,可勿要走火入魔啊!”
“多谢前辈指点,在下一定铭记在心!”
阿泽对着仙兽行了一礼,然后快步上了船,回头看看那仙兽,对方似乎也在看他,但并未有阻拦的意思。
“呼……”
阿泽长出一口气,赶紧离开登船口,向着飞舟深处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