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0zz熱門玄幻小說 文明之星神劫 逍遙狂懶人-654. 靈能信標鑒賞-xu560

文明之星神劫
小說推薦文明之星神劫
终于,在偌大的岩石廊道畅行无阻后,圣使向着热源的所在地走去。
向下几十米的廊道并非纯天然形成,人造痕迹处处可见,这是一个几乎被动能冲击毁坏的石窟。
越往里面走,越能感受不一样的环境,因为,他偶尔还能看到远古遗迹的残留物。
想必这东西在撞击到地面时,力量非凡,周围是被融化的岩石,应该是穿透了近1公里的地表,直到动能耗尽这才停了下来。
不管那是什么,至少可以判断出不是地球上的造物。
因为,地球上的物质是无法击穿这么深的。
圣使的神识开始探查周边,很快就发现了那个热源。
“刚才看到的原始遗迹是什么?莫非那个强大的家伙,原先竟是在遗迹中?”圣使心中有些疑惑。
他放慢脚步,不断查探周围。
热源四周像是陨石坑一样,被冲击弄得四分五裂,墙上地面到处是皲裂的缝隙。
找到热源了!
直径不到10公厘的黑色球体,散发出巨大黑暗的能量。
此时,球体半透明玉质的表面正缓缓转动,陷入在深红色洞壁之上,周围都笼罩在一片能融化岩石的高温中。
“这种能量反应……没错了,就是这东西影响了虫巢的意志。”
圣使心中一动,难道这就是至高神所说的晶体?
他想起了至高神给他的任务,其中一项就是摧毁这些晶体,好让虫群不再受到精神干扰。
“奇怪,我好像对它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圣使用神识打探了一番,似乎在考虑要不要将其摘下。片刻后,他又摇摇头,呢喃道,“不可能吧,我不可能在其他地方见过这东西……”
圣使对自己的反应暗暗诧异,但很快,又发现了另一件让他惊讶的事。
“这是人造物碎片?”
在离发现热源不远的地方,洞穴中还有一些碎片,那是一架看起来已经四分五裂的坠毁航器。
这架航器不知是用什么材料制造的,看上去,原本是有乘客在其中的,而且只能容纳一名乘客。
“这又是什么……?”
圣使在检查航器时,终于发现了那名乘客。
嗔夢
超级农王
那家伙已经死了,留下的是一具尸体。
被对面岩壁所包围的黑色坑洞中,有一根巨大而古老的石柱,上面透出微光,石柱晶化表层里镶嵌着一具尸体。
这家伙身材并不高大,身披重甲,带着甲胄的外壳看起来就像一只穿山甲。
这并不是纯金属制造的甲胄,外表如镜面般光洁,内部使用了有机体组织灌注,细微处布满纤维,看上去极为高科技。
这具铠甲也并非为了作战而设计,倒像是宇航服一样,是为了应对非常环境下的生存所造。
可它们现在非但没有保护乘客,反而变成了其致死的原因之一。
“这是……领航员。”
圣使心头一惊,不知为何,他竟知道这具尸体是什么。
圣使盯着早已布满裂痕的有机体铠甲,神色有些恍惚,心中顿时疑惑起来。
领航员——为什么他脑中会出现这个词?
铠甲没有彻底破碎,而是完整地覆盖在这具尸体身上,肉眼可见,从裂缝中渗透出无数腥红黏液。
是血!
当然,它们早已干涸。
“嗯,看起来那个散发古怪热源的晶体,就是他带来的?”
圣使心头大奇,立即清理掉岩石周围的碎石,很快将尸体解放出来了。
铠甲层层剥离,圣使看到了里面的生物。
这,竟然是一个人类。
百鬼眾魅 海棠花未眠
或者说,是完全类人面孔的生物。
刹那间,他的精神不知为何与这名“领航员”发生了共振,圣使的脑海中浮现出一幅幅图景。
支离破碎的画面中,显示了这名领航员死前经历的种种情景:
深空中,群星闪耀。
刹那间闪耀的数量暴增,在一颗已完全死亡的黯淡星球背面,下起了一场流星雨。
那些闪光的是流星?
人類的最終試煉
无数流星从拥有几十万巨型航器的舰队中脱离,每颗流星都是一架小型航器,穿过深空时,像是群星爆发了一场星耀。
流星划过,一秒钟都不到,就瞬间消失于宇宙漆黑无尽之中。
每个小型航器的三维模型出现了,透过视线的焦点,他可以看到航器中都带有一个东西。
那东西是红色的小圆球,晶体不停在复杂的机械结构中来回穿梭。
它既是航器的能量来源,也是一种加载了灵能信标的设备。
“啊,这是什么?刚才看到的那些流星原来是人造航器?”
眼前的群星全部消失,像是穿过了黑暗深邃的虫洞。
奇门相士 夏天的爱晴
亿万总裁天价妻
他再次看见光亮时,就是在恒星面前上升的行星,那是突然出现在视野里的蓝色星球。
然后,航器开始剧烈燃烧、震颤。
接下来就是猛烈撞击。
再往后,就是时空闪耀,红光爆发——一阵天翻地覆。
“大气层中的高能摩擦燃烧?”
“是航器……航器在蓝色星球上坠落了?”
圣使感到自己的意识有些不对劲了,他的手颤巍巍扶住岩壁,脑海中霎时思潮涌动。
像一丝回忆扑面而来:他怎么会对这一切有些熟悉的感觉?
而且,还知道那个小晶体的用途?
“嗡!”
圣使警觉地中断了画面,坚强的意志力涌现,在恍惚中定了定神。
然后,他看到不远处那颗散发热源的小球,顿时心中一震。
囂張特工妃
“就是那个东西!灵能信标?”
圣使的警觉不仅来自于本能的危险反应,更是来自于内心深处那股似曾相识的感觉。
他为什么能看见那些画面?
这个“领航员”和这架航器难道与他有关系?
圣使的脑海中又蹦出一个词——“雾中者”。
“雾中者?”
圣使口中念念有词,直到这时,他才觉得莫名恐惧起来。
因为,“雾中者”这个词,曾在他与至高神沟通的时候,从小武的口中说出来过。
“好像还说过一个名字……是什么来着?”他开始绞尽脑汁思索。
“啊!我竟完全想不起来了!”
他真的不知道,当时至高神借着小武之口所问的那两个名字是什么意思。
但现在,忽然反应在自己脑海中,这已是他第二次听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