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lzgv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 從長阪坡開始笔趣-第0709章 一斤鹽換一個憨兒子讀書-uoth0

從長阪坡開始
小說推薦從長阪坡開始
敌方老二啊!
关平甚至在想,要是三年之后再三年。
赵达会不会跟自己说,少将军你再不来,我都要成为五斗米教的教主了!
想到这里,关平心中就一片火热。
赵达出息了啊!
就这个有事没事测算自己死后如何的人,也是个狠人。
再加上自己传授了他一些演员的自我修养的小技巧,骗起人来,应该会得心应手一些吧?
想到这里,关平心中一片慌乱夹杂着喜悦。
事情进展的太顺利太快,以至于自己该怎么弄张鲁一把,心中还没有太确定的手段?
搞汉中的事情,得赶快提上日程。
如今慢火对待这些七夷王的想法,关平也有些淡了。
要不就急火对待,先打一通,然后在砸钱给甜枣得了。
知道内情的周鲂也是一阵诧异,没成想赵达在汉中竟然混的这般如意。
县长句枝见关平如此激动,颇为疑惑,询问道:“关小将军与半仙赵达识得?”
“哦,我与他在江东有过一面之缘,此人吴中八绝之一,这个名号我自然是听说过。”
关平顿了顿道:“未曾想他离开江东后,竟然混的这般好,一时间有些诧异罢了。”
“哦。”
句枝点点头,原来是这样,嘴上带笑道:
“我听过往的商旅言,大祭酒如今每日只接见三个人,可就是这样,前去拜访的人络绎不绝。”
关平很快就收敛心神,心中暗暗想着,当初把赵达派往汉中,果然是正确的一步。
就凭他那个什么算数本事,绝对能够碾压汉中这些传教之人。
数学玄学可比玄学更能够让人信服,毕竟能够解答数学,验算出来。
即使关平也不清楚赵达手里到底是怎么测算的,但总归是牛逼的存在。
关平重新跪坐在席子上:“我们还是聊一聊七夷王之一朴胡,怎么才能见到他?”
“朴胡部落凶猛善战之外,也善于经商。”县长句枝摸着胡须道:
“此地有盐有铁有漆,被他们这些蛮夷占为己有。”
这三样在大汉都卖的不便宜,可谓是重要的财政来源。
关键漆这玩意还有毒,但拼着寿命减少,他们也要特别追崇。
“哦?”关平随即又问道:“汉昌本地可是有何特产?”
“桑麻、丹漆、布帛、鲍鱼(咸鱼)、盐和铁!”
关平心下了然,看来这些蛮人主要是输出这种东西。
“那他们喜欢交换什么物品?”
“金子和铜,他们许多东西都是用铜锻造的。”
县长句枝回了一句,兴许这是属于古老的传承,但他们没有文字记录,大家也不清楚。
大概就是他们祖祖辈辈口口相传留下来的。
“这些板楯蛮的锻铁技术如何?”
“他们更喜欢使用铜剑铜箭,锻铁技术一般,但是铠甲以及盾牌的质量极好。
其中少有的铜脸盾,更是精品中的精品,不过更多的是藤盾。”
铜脸盾?
关平想了想,这大概是商代的文物吧,他来来之前就听说了,这些板楯蛮是跟随武王伐纣的。
至于藤甲?
关平也理解,南方多雨,气候湿润,铁盾铁甲容易生锈,要经常擦拭,还得用油小心伺候着。
藤甲在南方,尤其是蛮族手中,也更加方便。
对于铜面盾,关平没什么好担忧的,随口问道:“这个藤甲它好吗?”
羊妻逆襲:調教狼王當奶爸 隔壁老王呀
“自然,穿在身上,渡江不沉,浸水不湿,刀箭皆不能入!此乃西南特有的铠甲。”
句枝面对关平的询问,丝毫没有怯场,而是主动帮忙推销。
什么样的铠甲才是因地制宜!
“那这藤甲它防火吗?”
毕竟穿着藤甲,遇到火焰伤害,伤害值加一。
“关小将军这话问的,就算是铁甲他也不防火啊!
难不成赤壁之战一役当中,孙刘两家是火烧穿着藤甲的曹军?”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都市孽龙
句枝没想到关平竟然会懂这里面的门道,遂直言道:
“不管穿的什么铠甲,只要里面是人,那就什么铠甲都防不住。”
“所以藤甲它防火吗?”
“关小将军有所不知,这藤甲的制作,先要泡上半个月,然后再晾晒三日。
等干了之后要用油浸泡一年晒干之后,再涂上桐油,刀剑不入。
在下家里正好有三千副,可以便宜出了。”
王爺勇猛:廢材五小姐 筱含
关平点点头,开口问道:“所以藤甲它防火吗?”
句枝:???
“所以藤甲它防火吗?”
“它虽然怕火易燃,但要横行汉中蜀中,那绝对没有问题。”
关平也不理会他这个话头,转问道:“这些蛮人产出的盐,这质量如何?”
“能吃就行。”
“哦,那我理解了。句县长,我想和夷王朴胡做买卖,购买他的铠甲以及盾牌。”
句枝摸着胡须道:“关小将军,据我所知,益州牧他送了刘皇叔许多甲胄和武器,你们不缺。
莫不如我这里的三千副铠甲卖与你,让刘皇叔先用一用!”
“千辆车拉粮食还要拉武器装备,能有多少?”
关平也没想瞒着句枝,反正二十万斛粮草是有的。
至于铠甲这种东西是绝对不嫌弃多的。
如今,你私藏武器的罪名,都没有私藏甲胄的大。
有甲护身,敌人一剑就劈不死你,而你身着铠甲杀进不着甲的人群当中。
那就是人挡杀人,佛挡杀佛的存在。
“关键我就是想买他的。”
关平也不想从二道贩子手里收取,就算想要送钱给别人,那也得送给正主,麻痹他。
“照这样的话,那关小将军,你赚不到钱。”
“谁说我赚不到钱。”
县长句枝摇摇头道:“朴胡他贪财好色好玩,用盐结算物品,不收铜钱,觉得铜钱不纯。
莫不如用铜与他交换,不过大多都是用盐。”
“用盐结算,我喜欢。”
关平拍拍手,周鲂把腰间的袋子放在矮案上,打开,一片洁白之色。
县长句枝起身走上前去,蹲着身子用手指捏了一点,放进嘴里尝尝。
他登时瞪大了眼睛,别说哎,这盐齁咸!
关键它还没有异味!
简直就是精品当中的精品。
“敢问这是?”
“夜里猛!”
“竟然是夜里猛?”
县长句枝一时间没缓过神来,语调一时间不自觉的拔高。
这种东西他早就听说过。
什么洁白如雪,蚩尤血之类的。
可最最最有名的还是夜里猛这个名号。
“靠这个,能不能赚钱?”关平笑呵呵的问了一句。
“能赚。”县长句枝点点头:“不过关小将军,得趴着伏低做小!”
“句县长,我都有夜里猛了,我还得伏低做小才能赚钱?”
“关小将军有所不知,就算我这个县长,那也是伏低做小挣钱的,更何况不是谁,都有这种门路的!”
句枝叹了口气道:“他们世代生活在这,在三巴之地,我们的人打不过他们,还要靠他们去抵御入侵的羌人。
在我们眼中,他们是蛮夷,在他们眼中,我们何尝又不是异族人呢!
所以关小将军,为了家族能够获利巨大。
陪陪笑脸,满足他们的虚荣心,哄骗板楯蛮,一点都不寒碜,他们好骗的很。”
“可我觉得很寒碜。”
“关小将军不想伏低做小,是想要站着,把钱给赚了?”
電腦中的幻想世界 迷茫的蛇
“是这么个意思。”
县长句枝摇头摆手道:“关小将军,挣不成。”
“挣不成?”
“挣不成!”
“那这个呢?”
关平解下腰间的倚天剑,拍在矮案上。
“能赚,不过得是林中的山匪。”
句枝毫不隐瞒,三巴之地的匪,那可是多如牛毛。
“这个加这个,还有你的官印,我能不能挣?”
关平指了指矮案上的夜里猛、倚天剑以及句枝头上的纶巾。
“那大家都挣不着了。”县长句枝一摊手道:
“战乱一起,商路断绝,那谁也别想挣钱。”
“既然句县长担心的是这个,那我们就玩杀人不见血的商战。”
关平站起身来说道:“朴胡所依仗的不过是盐铁,以及那个盾牌。
还劳烦句县长帮我放出风声去,说我要收购大量的铁矿,以及蜀中最强的一批盾牌,物莫能陷也!
若是能成,便是百斤夜里猛换一块盾牌!”
“关小将军这是何意?”
“当然是做正经买卖。”
“怕是有些为难!”
“放心不会来硬的,掀翻了句家的摊子。”
句枝站起身来拱手道:“关小将军,这汉昌县可不止我句家一家大姓。
就算我句家想要陪着关小将军闹一闹,其余家族也不会应下的,还望关小将军三思。”
“夜里猛价值几何?”
“此物一斤就千金难得,尤其是在蜀中,第一次出现,价值会更高。”
“那我就先收上好的铁矿石,用夜里猛交换。
还望句县长,帮我牵线搭桥!”关平站起身来拱手说道。
“有钱大家一起赚。”
句枝也是站起身来笑了笑,牵线搭桥亦可有收益。
“告辞。”
“慢走。”
非常提督 朕的小魚幹
关平拿起矮案上的倚天剑,走了两步,又退回来,拎着句扶道:
“句县长,你儿子从今往后,就是我麾下的人了。”
句枝眼睁睁的瞧着关平把自己年轻的儿子给拽走了,一点告别的机会都不给。
等到所有人都走了,句枝叹了口气道:“关平可真是小心谨慎,他还是怕我把他给卖了!”
对于刘璋,他们本地巴蜀人,大多都没有什么忠心可言。
同样对于刘备,他们心中也是怀有极大的戒备。
刘备征召自己的儿子,句枝本想着要搪塞一番,可没想到,儿子还是被关平给蛊惑走了。
句枝走上前去,拿起那袋盐,颠了颠,叹息道:
“一斤盐就把我儿子拐走了,关定国你好算计!”
“我儿还是年轻啊,两斧子被人劈懵了,再加上关平的蛊惑,就那么跟人走了。”
句枝把夜里猛攥在手里,暗道这可是自己儿子用身体换来的。
正好晚上试试效果,不能让儿子的孝心,白白浪费了。
“爹,你手里攥的是什么?”句枝的大儿子走进厅内。
“你三弟的卖身钱,可不敢浪费了。”
“哈?”
句扶的长子一脸懵逼,什么时候自家需要卖儿子才能活得下去了!
况且来的不是刘备的人吗?
“去,找人试试他们的底。”
句枝收起脸上的笑容,把夜里猛的牛皮小袋塞在腰间。
“父亲不是说三弟在他们手中吗?”
“关平若是想活着走出巴西郡,他自是知道会护着我儿子的。”
不道神界
能在三巴这个混乱之地,吃的这么开,可不是光官面上有势力。
尤其是张鲁与刘璋之战的战事,可总是祸乱三巴。
罪後狂妄,本宮不二嫁
哪家大姓没有点私下的力量以及外围的狗!
关平把句扶给拽出县衙之后,便松开了他,让他在街面上正常行走。
“你们家生意做的很大?”关平瞥了一眼句扶。
鬼夫慢走不送 夜落霜白
如今年轻的句扶,还没有一丝名将的潜质,直接就被邢道荣的两斧子,给降维打击到自尊了。
句扶点点头,句家本就是汉昌县大姓之一,生意做的很大。
自家老爹八面玲珑,否则也不会安稳做了汉昌县县长如此长的时间。
“那你爹方才与我说的,可都是事实?”
句扶看着关平,止住脚步:“关小将军。”
啪。
邢道荣拍了下句扶的肩膀道:“叫少将军。”
句扶瞥了一眼人高马大的邢道荣,撇嘴道:“少将军。”
“老邢,你再把他给吓着。”
“我不知道,有真有假,我爹向来不全说真话,或者假话。
所以少将军你问我哪句真,哪句假,等于白问。”
“你倒是实诚。”关平拍了拍句扶的肩膀道:“跟你爹性格不一样。”
“我奔雷手句扶诚实可靠的名头,可不是胡乱传的。”句扶倒是颇为不服气的道:
“少将军尽管可以打听打听,七夷王哪家蛮人不愿意和我打交道?”
“懂了!”
关平点点头,他们蛮人喜欢跟憨憨的人做生意。
唯有把智商拉到跟他们同一水平线上去,他们才觉得自己能够多占些便宜。
像句家这种大姓,培养出来的儿子,性格定然不会一样。
有了句家老三这个为人诚实宽厚的活招牌在,就显不出来他爹句枝的狡诈来了。
关平叹了口气,看来让巴蜀人接受自家社团的统治,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啊!
尤其是巴蜀的士人豪强集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