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67xp精华都市异能小說 從姑獲鳥開始 txt-第一章 譁變?閲讀-y5hny

從姑獲鳥開始
小說推薦從姑獲鳥開始
关注公众号:投资好文,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李阎徐徐地睁开眼睛。
这是一间极其空旷的大屋,各处张挂着红布,手边是个半人高的铜磬,仙鹤形状的香炉内余烟袅袅,四下无人。
大量的记忆冲刷着李阎的脑仁,他闭目养神一会儿,当即皱紧了眉头。
不正常的大冒险 大白柚
局势比李阎想象地还要危急!
时间已经过去足足六年,当初南洋群贼解广州之围,官府顺势抛出诏安的橄榄枝,昔日的大盗义豕朱贲第一个响应,摇身一变成了官府的副将。
尔后数年,官府采取断绝粮食,杜绝接济,禁船出海的绝户计。逐步蚕食海盗活动的空间,去年更是不顾及洋人曾攻打广州的狼子野心,与东印度公司组成联合军队,清剿海上盗贼。
红旗帮首当其冲,遭受了巨大损失。
当初红旗大小船五百,火炮千余门,能战者万余人,枪炮弹药不计其数,军威煊赫,可六年过去,如今红旗大小船加起来不过三百,更要命的弹药钱粮短缺,人心浮动。
更糟糕地是,李阎手边的书案上有一封密报,是昨天送来的。
密报上说,官府秘密从浙闽调来粮草军备,短则四五天,长则个把月,官府必将倾巢而出,剑指大屿山,企图彻底消灭红旗帮!联军当中,除了英国人的炮船,更有白旗石天英,黄旗徐龙司,黑旗残部等,原来他们先后被官府招安,如今俱是兵指大屿山的开路先锋!
这也是忍土发求救信的直接原因,如果李阎再不出手整顿,红旗帮这次在劫难逃!
李阎思考了一会儿,刚要给查小刀发会话,对方的会话却先打进来了。
超級英雄I 緒文
“不大对劲!”查小刀沉声道:“我要去见你,被潮义手下一伙高里鬼拿着火枪拦住了。今天岛上气氛古怪,可能要出事。”
李阎听了站起来,活动了一下脖子,沉声道:“你走便是,别叫薛霸他们生事。我随后便到。”
“知道了,你自己保重。”
查小刀说完,就挂了会话。
李阎左右看看,捡起地上的木槌朝铜磬敲了一记,金石之声绕梁不绝,不多时,屋外传来跑动的声音,窗户前多了几道人影。
“天保哥,有什么吩咐?”
一名高里鬼沉声说着。
“郑云升,今天是你当值么?”
李阎眯了眯眼。
“哦~本来是钱癞子当值,他昨晚吃多了酒,失足跌落山涧,摔断了一条腿,现在正在静养。”
“我看你们外面人不少啊?我这院子平时少有人来,不必有太多把守。”
“天保哥您不知道,最近常有细作摸上岸,已经死伤了好几个弟兄,所以各个堂口都加了人手巡逻。您觉得碍眼,我们这就散了?”
郑云升沉声道。
“哦,那倒不用。最近有人来找过我么?”
“没有。”
“那好。我饿了,你帮我拿点吃的来。”
我来此世开神道 亚洲猛男.QD
“知道了,天保哥。”
窗户影影绰绰,没一会儿都走远了。
重生之金融女王 沁鱼
徐潮义是红旗帮的元老,手下高里鬼个个铜皮铁骨,刀枪不入,是红旗帮的尖刀人物。如今未经吩咐,几个高里鬼手持火器把住了自己的别院,还不叫别人见自己,这分明是要兵变!
不过李阎没有生事。
红旗帮如今内忧外患,外患不提,内忧绝不是忍土不中用。自己前后从红旗帮账上支取了几十万两白银。这钱拿走容易,可总要找个由头,能装满一屋子的白银不可能凭空消失。
所谓天保仔沉迷酒色方术,不过是忍土给李阎擦屁股的托词。上次李阎睁眼,怀里温香软玉,这次却在一个清幽的别院,身边也没甚奢侈玩意儿,就足见一斑了。
没一会儿,郑云升端着食盘走了进来,有只热气腾腾的烤鸡,两块点心,还有一坛子黄酒。
網王年少紀事 風不停
“天保哥。”
郑云升叫了李阎一声。
李阎先抿了抿黄酒,又掰下鸡腿啃了一口,最后拿起点心,把弄了一会丢进嘴里,含糊不清地冲郑云升说:“你们包围我的院子,是徐潮义的意思?还是秀儿的意思?”
郑云升退后两步,脸色大变。
“怎么不说话?”
李阎提起坛子把酒饮尽。
天保仔蛰伏六年,可昔日虎据之姿犹在,犹豫一会儿,郑云升还是单膝跪在地上“天保龙头明鉴!红旗帮中有人勾结官府,企图将我红旗帮一网打尽。潮义哥这才叫我来保护龙头安全,绝无对龙头不敬之意。”
李阎擦了擦嘴角,双眼一眯:“酒菜无毒,我量你没有害我的胆子,徐潮义人在哪儿?”
爆宠火妃:王妃又爬墙了
郑云升老实回答:“方才秀盟主以龙头您的名义召集了各堂口头领,一炷香以后到演武厅议事,潮义哥应该也在那儿。”
“哼哼,好。如果你还当我是红旗帮的龙头,现在把嘴闭上。敢出一声,叫你吃不了兜着走。”
郑云升眸子来回闪动,点了点头。
“把衣服脱了。”
郑云升一愣,但面对李阎深沉的眼神,无奈之下只能照做。
李阎捏了捏郑云升的肩膀和下巴,上下打量他一会儿。
郑云升比李阎略矮,也黑一点,颧骨更宽,但肩膀比李阎窄。即便是背影,两个人也没有任何相似之处。
“咔吧!”
李阎身上发出噼里啪啦一样爆炒黄豆一样的声音,整个人肉眼可见的矮了一截儿,五官之间的距离变化,肤色也深了许多。看上去至少和郑云升有八九成相似。
李阎自己说不清这是天命雅克图谱中那一项的能力,当初洞观天地失败,那些被熄灭的弱小基因能力其实并没有从李阎身上消失,而是被消化掉,以另一种近乎本能的方式和李阎的肉身结合。
好比婴儿生来会哭会笑,不必学习,一切都是水乳交融。
这才是洞观天地的真相。
郑云升眼都瞪直了,嘴里不由自主发出啊的一声。
砰~
李阎在他脑门上重重一弹,号称铜皮铁骨的高里鬼仰天便倒,昏厥了过去。
“叫你别出声。”
李阎脱下宽大的黑袍,换上郑云升的衣服,堂而皇之地走了出去。
数名高里鬼立刻围拢过来。
“天保龙头说要参悟仙术,叫我们不要打扰他。”
众人松了口气,当中有人忍不住抱怨:“参仙参仙,官府都打到门口了,还参个鸟仙!天保龙头这是怎么了!”
李阎故作严厉地瞪了那人一眼,那人自知失言,连忙闭嘴。
“你们守好院子,我去方便一下。”
众人轰然称是。
李阎出了大门,一路上没惊动任何人,直到演武厅内,听见厢房中传来了隐约的人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