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xwz3火熱都市小说 近身狂婿 起點-第一千三百三十二章 不可能的任務!相伴-h5ha7

近身狂婿
小說推薦近身狂婿
林千寻的愤怒与咆哮,随着时间的推移而逐渐变得冷静。或者说是虚弱。
他的力气,小了。
就连说话的语气,也变弱了很多。
鬼璽傳說
他的口鼻,乃至于双眸中,都开始淌血水。
他半卧在沙发上,浑身微微发颤。
毒酒,在体内愈发肆虐。
他感到五脏六腑都仿佛被火烧一般。
如被千万把钢针刺穿。
可他的身体,却不允许他做出太多的动作。
他除了低声的哼唧,再无其他反应。
扑哧。
林万里点了一支烟,并亲自塞进了林千寻的嘴巴。
抿唇说道:“撑不住,就闭眼吧。没人能救你。我也不行。”
“她是你的女儿。”林千寻痛苦万分,表情逐渐变得扭曲。“我也是你的儿子。”
“为什么选她,不选我?”林千寻颤声质问道。
“很多关系都是相互的。”林万里平静说道。“这些年来,你也并没有把我当成你的父亲。尽管有很大程度是环境使然,所以我并不怪你。”
“但她,是真的在关心我。”林万里说道。
“就因为此?”林千寻直勾勾盯着林万里。
“当然不是。”林万里摇头说道。“因为她和楚云关系好。因为她会得到楚云的照顾。有楚云在,林家才能真正地重现光明。你有什么?”
别总想着我能给你什么!
想想你能给我林万里什么!
林幽妙能给的。你林千寻给不了!
你和她之间,我为什么不选择她?
“上路吧。”林万里知道此刻的林千寻很痛苦。
望向自己的眼神,也充满了怨恨。
“死了。就不会痛苦了。”林万里说道。
“我恨你。”林千寻异常怨毒地说道。“生生世世,我都会恨你!”
“嗯。”林万里点头。接过林千寻手中已经焚烧殆尽的香烟。“走好。”
林千寻终于闭上了眼睛。
三个小时的煎熬。
他终于还是没能劝说成功。
留下的,是他一条命。
一条充满怨恨与恶毒的命。
他闭上了双眼,也彻底断气。
他痛恨之极,哪怕临死之前,也在内心诅咒了林万里一万遍!
当林万里在黎明十分回到贵宾室时,官世恒神色冷峻地站起身。
他盯着林万里,等待着林万里的回答。
“考虑的怎么样了?”官世恒问道。
“考虑什么?”林万里反问。坐在了单人沙发上。
“当然是考虑官家开出的条件。”官世恒皱眉。
“我儿子,已经死了。”林万里点了一支烟,面无表情道。“我亲自帮他闭上的双眼。”
官世恒闻言,内心如遭雷击。
通天眼 區越
林千寻死了!?
这林万里,竟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儿子,惨死在自己面前!?
官世恒内心的惊骇与恐慌,在瞬间炸裂开来。
林万里若是真的连自己的儿子死活都不顾。
那官家,还拿什么和他谈?
“鉴于我儿子的死,我改变了主意。”林万里面无表情地说道。“给你父亲三个小时。三个小时之内不给我一个交代。”
林万里抬眸看了官世恒一眼:“我会给他一个交代。”
官世恒闻言,浑身颤抖。
内心崩溃地走到一旁,拨通了父亲的电话。
“父亲。”官世恒颤声说道。“他儿子死了。他说是他亲手帮他儿子闭上的眼睛。”
电话那边的官惊雷震住了。
很显然,这是超出官惊雷预期的事儿。
哪怕不会直接达到目的,但至少,会有所转机,会成为一个转折点。
但现在看来。林万里并没有任何退步。
而且,他还主动改变了之前的决定。
官家给完他三个小时之后。
此刻,换成他给了官家最后三小时的期限。
官家不给他一个交代,他会给官家一个交代!
什么交代!?
萬靈巫師 邊江河蟹
林千寻遭遇了什么!
他会让官世恒经历一遍!直至死亡!
“答应他。”官惊雷当机立断。
官世恒,是官家的希望。是官家的未来。
紫玉蘭
他可以丢点脸面。
他可以向林万里妥协。
但他绝不可能失去自己唯一的儿子,官家的独苗。
“我们会很丢脸。”官世恒吐出一口浊气。
如果父亲不妥协。他会崩溃。
而父亲妥协了,官世恒又觉得不太甘心。
凭什么!?
他区区一个林万里,凭什么和官家谈条件,甚至威胁官家!?
“安全第一。”官惊雷抿唇说道。“林万里态度坚决,我们没有回旋余地了。”
“那我去和他谈一下细节?”官世恒说道。
“嗯。你临机应变。”官惊雷咽下一口晦气道。“不论如何,他必死无疑。”
“我知道。”官世恒点头。挂断了电话。
然后。
他重新来到了林万里面前。
贖魂
就仿佛一个胜利者,一个主宰者。
他点了一支烟,直勾勾盯着林万里。
“你是我见过最恶毒,也最极端的父亲。”官世恒薄唇微张。
“我把这视作赞美。”林万里说道。“令尊大人如何决定?”
“父亲让我亲自决定。”官世恒说道。
“那你的决定是什么?”林万里问道。
“我还在考虑。”官世恒说道。
“不急。你还有三个小时。”林万里点了一支烟。
“是啊。你这回让我,让官家丢尽脸面。如果我答应你,我会很没面子。”官世恒说道。
“和性命相比,面子不值钱。”林万里说道。
“但官家的面子。价值千金。”官世恒冷冷说道。
“我会尽量让你有面子的离开。”林万里说道。
“我可以答应你。只需要官家表态,林家就能重回燕京城。”官世恒说道。
“谢谢。”林万里点头。
“但你要死。”官世恒说道。“你最好自己处理这件事。”
“我知道该怎么做。”林万里点头。
“越快越好。”官世恒面无表情道。“你活着,我会很不开心。”
“我明白。”林万里点头。
“坦白说——”
官世恒话音未落。
林万里放在茶几上的手机响了起来。
是楚云打来的。
来电显示上就有写。
官世恒也看到了。
二人的内心,均是一紧。
但最终,林万里还是接通了。
畫皮之有狐小唯 詩嫁小女
他不知道楚云为什么要在这个节骨眼打过来。
但他很想知道,楚云想和自己谈什么。
“杀了他。对你来说是不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电话那边,响起楚云低哑而疲惫的嗓音。
可听在林万里耳中,却充满了力量。锋利之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