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i3e优美都市言情 霸衛-第八百四十五章 安何居心-fsutd

霸衛
小說推薦霸衛
吕购沉稳的语气,给人带来一种安心感,二王并立局面僵持已久,众诸侯也认为短时间内无法攻下携地城,本就对此事未曾抱有期待。
但在听到吕购的一席话时,倒是给他们带来了信心,特别是对姬宜臼而言。
“齐侯,您的意思是,现在恰好是攻下携地城的最佳时机?”姬宜臼饶有兴致地问道。
自从他登上天子之位到现在,西有犬戎,东有乱臣贼子,着实让其头疼,秦国在西边御敌,可要打败犬戎,也绝非一朝一夕之事。
相比较犬戎而言,在携地称王的姬余臣,实力显然要弱不少,两大忧患能解决其一,于姬宜臼而言,也算放下了心中一块大石头。
“不错。”吕购给出极为肯定的答复,“所以臣才在说,这大好机会若不把握住,只怕时间拖延的越久,二王并立的局面就越难以结束,可如今,有人竟然想让这机会白白溜走,是安何种居心!”
特别是最后几个字,一瞬间,这几个字铿锵有力,在场诸侯心中纷纷咯噔了一下,随即他们便把目光聚集到齐侯所说的人身上。
风流特种兵
阎王嫁到 狐小狸
熊仪在心里暗暗叫苦,好端端的,他干嘛要得罪齐侯,自己就不该说那么多废话,惹人厌烦不说,自己现在还处于一个极为尴尬的境地。
他只觉得面子上挂不住,便极力替自己辩解:“齐侯,您误会了,吾不过是说,这既然是晋世子惹下的麻烦,不妨就让他来结束二王并立的局面,以戴罪立功,可完全没有说要放弃这大好机会。”
“吾希望这是一场误会,还有,在王上面前,楚君您说话可得注意一下。”
艾文爵士Ⅰ血契
“那是自然,那是自然。”熊仪连连诺道,说完后忙退至一旁,经此一事,他已不敢再多言些什么,免得再惹人嫌。
众位诸侯见状,纷纷笑出了声,平时飞扬跋扈的楚君熊仪,竟然也会有怕的时候。
他灰溜溜地回到自己的位置,对众人的笑声也不搭理,有诸侯见状,还大声喊道:“楚君,我等这么笑您,您竟然不责怪我们,这可不像您。”
说完,在场众人哄堂大笑起来。
卫和也久违地露出笑容,这一切皆被吕购给看在眼里,他这才满意地点点头,当着他的面来说亲家的不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若卫扬与欧阳亮有一人在齐国,熊仪也不敢飞扬跋扈到这种程度,而现在卫和已把卫侯之位让给卫扬,欧阳亮也回到卫国前去御敌,彼时的卫和,可谓是毫无存在感。
“好了,众卿对此稍作调侃就是,莫要为难楚君。”姬宜臼嘴角微微扬起,熊仪太过嚣张,在场众诸侯中,也唯有齐侯吕购说出这番话来,才颇具些分量。
“是,臣等遵命。”众诸侯纷纷应和道。
话音落,目光便转移到吕购身上,姬宜臼很想知道,他到底有何办法来尽快地结束这二王并立的局面,他早就与晋侯姬仇商议过攻打携地一事,可姬仇总是含糊其辞,似乎是在糊弄他,也迟迟未定决心。
眼下,着实是一次好机会,虢公翰举兵攻打卫国未果,自己还损失了些兵马,实力相较之前,也有些下降,可反观晋侯,虽说晋国实力强大,可如今号称天下无敌的荀成,因此一战,身受重伤,姬仇万不可能让其再统领兵马。
其他诸如陈刀、华能、欧阳亮之类的将领,虽也是天下名将,可与荀成相比,仍有着不小的差距。
腹黑夫君毒舌妻 晚羲
终极X宿舍II
而且,最让姬宜臼担心的,便是仅靠姬仇一人之力,可远无法与虢公翰相抗,唯有举天下诸侯之力,方是最为稳妥。
正如之前楚君熊仪的一番表现,他是一个暴脾气,在知道此事后,会不管不顾地说出自己的真实想法,可其他诸侯呢,虽未曾多言,但心中定然对此事颇有看法,若因为攻打携地一事而得罪众位诸侯,于姬宜臼而言,只会降低威望,有害无利。
吕购能提出有更好的解决办法,姬宜臼自然是欣喜不已,以齐侯的名望,也压根没有对此事开玩笑的必要。
在听到姬宜臼的话时,吕购微欠身,不急不缓,道:“王上,依臣之见,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荀将军虽然身受重伤,于您而言是一巨大损失,可反过来一想,或许这也是一次机会。”
机灵宝宝:恶总裁爹地请接招
这话引起了众诸侯的议论:“荀成可是号称天下无敌的名将,平犬戎、灭西戎,皆是其功劳,攻打携地,若没有他带兵,只怕成功的可能会微乎其微。”
——————
“话虽如此,可虢公翰为了攻下卫国城,已然劳心劳力,携地士气也因此有所下降,可以说,现在是携地实力最弱的时候,若不抓住此次机会,一举攻下携地城,结束二王并立局面,只怕下次没有这么好的机会了。”
吕购的提议,姬宜臼很是赞同,但本着以稳为准的想法,他还是问了句:“齐侯您说,这样做的依据是什么?”
若能完美解答这个问题,便也解决了心结。
“荀将军身受重伤,若虢公翰知道后,他定然会以为晋侯绝不会发兵攻打携地,对我等自然也会放松警惕,因为他清楚,天下之人,他所惧者无非晋侯与荀成二人,晋侯因为晋世子姬还一事忙的焦头烂额,于天下之间的名望也有所下降,
荀成将军更不用多说,身受重伤,那我等何不趁着虢公翰大意的时候,一举发兵前往,攻下携地城,以诸位将领的实力,难道还惧怕虢公翰不成。”
腹黑太子傾城妃 北千傾
说完,吕购拱手一揖:“王上,臣虽不才,却也斗胆请命,发兵攻打携地,以结束二王并立,给天下人一个交代,若王上不弃,臣愿领兵,作为先锋攻打携地。”
一听到这话,倏见台下一人,朗声一喝:“区区乱臣贼子,何必齐侯大动干戈,亲自出马,在下虽不才,却也愿替齐侯与王上分忧。”
众人望去,朗声者立在秦侯嬴开身旁,正是秦国赫赫有名的大公子世父,他挂着自信的笑容,似乎对此事已有把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