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n81人氣都市小說 明末黑太子 ptt-第882章:五級甲長熱推-uzcjo

明末黑太子
小說推薦明末黑太子
“保甲”是赵宋发明的带有军事色彩的户籍管理方式,以户为单位,十户为一甲,设甲长一名。十甲为一保,设保长一名。
即便如此,也没能阻挡赵宋王朝最终被檬古海军司令所灭,可见“保甲”只能用于内部管理,而非抵御外敌。
但某太子认为用此办法来管理不听话的商贾是很合适的,这才加以完善,然后当作锦囊妙计推荐给某父皇……
崇祯看过之后,觉得很有道理,非常符合当下大明,尤其是江南地区的混乱情况,如此保甲被实施之后,朝廷必定大有一番作为。
“诸位爱卿不妨一观!”
这种得罪人的事情,已经变得“无比聪明”的崇祯自然是不会主动往自己身上揽的。
给臣子们看,意思就是这是那逆子出的主意,与朕无关!
尔等要骂,也要骂那逆子,朕为诸位爱卿做坚实后盾!
“……”
最强神将 欧阳乐
五只要员结果了一看,皆露出无比惊愕之色。
《大明商甲——即对南方八隅境内所居商贾之管理办法》!
主要管理对象便是商户,故而称之为“商甲”。
目的就是保境安珉,降低商贾偷逃税款之可能。
具体办法接近赵宋的“保甲”方式,不过根据管理对象身份而略有差别。
每五户商贾为一甲,设甲长一名,任期五年,甲长称之为“一级甲长”,即“一甲”。
每五个一甲为二甲,设甲长一名,任期相同,甲长即“二甲”。
每五个二甲为三甲,细节与之前一致,以此类推。
三级甲长可管理麾下一百二十四户商贾,权力与北都行业商会会长类似。
光给职务是打动不了商贾,无法实现分化瓦解商贾群体的目标的。
必须给点偿得到的甜头,才能让见利忘义的商贾背弃,甚至出卖自己的同伴。
“甜头”之一便是一级甲长可享两成免税待遇,即每年缴纳百分之八十的税费即可。
二级甲长可享受待遇翻倍的好处,三级甲长的免税部分则可高达六成。
甲内商户必须足额纳税,而甲长可享受减免待遇,这便是区别,而且是之一。
完成本甲纳税指标的甲长,还能得到个人退税的好处,可得到两成退税。
癡情校草冷酷溺愛 安婕兒
除此之外,连续三年达标的甲长,不论级别,其家可选一名后生,子侄即可免费过院试。
重要的是“过院试”而非“入院试”!
意思就是朝廷免费赏达标甲长的子嗣一个秀才!
此为“特殊秀才”,简称“特秀”!
由于没花钱,故而不享受优免待遇,但有功名在身,见官员可不跪,出事可被从轻发落。
腹黑總裁的貼身嬌妻
傻子也能当?
确实能当!
目的是奖励,而非选才!
故而符合条件的傻子自然是可以当这种“特秀”的!
当然,有真才实学的“特秀”依然可以往上考,甚至通过殿试,成为进士。
“特秀”并非某太子别出心裁,国子监的“例监”便是如此。
“例监”就是国子监用来套现的名额,只要有钱有关系,土豪就能让自己的儿子成为大学生。
例监能考出好成绩的人是凤毛麟角,特秀亦是如此,无非是将“例监”的规模扩大,档次降低而已。
凭这两招能拉拢商贾入伙么?
有可能!
但还不够!
某父皇曾担心新奇商品卖不出去,主要是缺乏销售渠道,无法惠及兜里不差钱的江南百姓。
针对这一问题,某孝子就给某父皇想了一个好办法,即将这些新奇特商品的代理权赏给各地的三级甲长。
这样就完成的渠道拓展,三级甲长得到商品之后,可自行发展从属代理商,旋即完成了渠道下沉。
三级甲长可凭手里的特殊商品来巩固自身地位,而且做中间商的话,无需终端零售,便可日进斗金。
南都城内的百姓都可以在某皇帝开设的“万好”百货商店买到北都运来商品,而外地顾客就没这个机会了。
万好百货商店就是某皇帝针对千奇百货商品特意想出来的名字,寓意里面所售万件商品皆好!
自从开业以来,销售情况便无比火爆,一些人称某太子为魔童,但仍旧会经常光顾万好百货商店。
他们认为骂跟买并不矛盾……
骂了狗太子半晌,等排队买到心仪的商品,还是觉得真香!
一边骂太子,一边花好价买太子麾下工厂造出来的各式商品,乃我大明之怪现状!
而南都城内的百姓早已见怪不怪了,只要兜里不差钱,谁家不买几样显摆一下?
目前万好百货商店的每天纯利润可达两千两以上,一年下来便是七十余万两之巨!
这当然让某皇帝心花怒放,在龙颜大悦之余,觉得自己赚的银子还不够多。
一城一店便是如此,若是自己的店铺在江南遍地开花呢?
起码江南的四座大城,即南都、扬州、苏州、杭州,要做到一城一店。
扬州是田贵妃的老家,又由勇卫营悍将马进功负责镇守,开店自然是容易的。
至于苏杭二地,苏州是皇后老家,想来开店也不难,杭州就有些鞭长莫及了。
首席别玩我 程许诺
故而某皇帝觉得扩大商品的辐射范围,以及进行渠道下沉是很有必要的!
尤其是眼下皇太鸡刚吃了一次史无前例的大败仗,流寇又被官军打得屁股尿流,是时候赚点银子了。
像苏、杭、扬、南这样的大城,莫说三级甲长,甚至可能诞生四级甲长,甚至五级甲长。
大周盛世 雁門北歸
但不论级别高低,万变不离其宗,那就是必须足额纳税才能得到规定的好处。
真能爬到五级甲长的位置上,那就有资格觐见某皇帝了。
这份无上崇高的待遇,可是旁人花钱都买不来的。
能成为五级甲长,当然能让任何商贾都无比心动。
悄悄的愛戀
但成为五级甲长便意味着下面管理着三千多商户!
要想完成朝廷规定的份额,便必须竭尽所能,否则便只能自掏腰包填上窟窿才行。
责任越大,待遇也就越好。
三级甲长所享受的免税待遇就是高达六成,四级甲长是八成免税。
换作五级甲长,可想而知会有多么的诱人……
而且只要完成既定的纳税份额,自家不但无须上税,还能从朝廷那里得到巨额的退税!
不上税怎么退税?
没错!
只要做好朝廷的走狗,不上税也能享受退税待遇,就按理应纳税总额等比例退!
因为五级甲长的责任就是管理好下面的商户,而非自家足额纳税。
朝廷不差五级甲长的那部分税银,朝廷差的是下面那三千多户!
这叫有进有退,有舍才有得!
用蝇头小利安抚好各级甲长,让甲内商户老老实实纳税,对朝廷来说,不是很划算的事情么?
各地都诞生三级甲长之后,某皇帝便可以名正言顺地将其发展成自己的代理商了,一年落袋数百万两银子不在话下。
这算与珉争利么?
非也!
此乃为珉牟利也!
正解!
商贾们亦是大明子珉,让子珉跟着皇帝赚钱,不是皇恩浩荡嘛!
此时崇祯对某逆子的解释是极为认可的,因为他自己就是这么想的!
为啥这么说呢?
就是因为从北都运过来的物件都属于紧俏商品,由于数量有限,眼下商店做零售,暂不批发。
为啥之前外面都快闹翻天了,朝会上北官集团还没有反水?
用脚后跟想都能猜出了,北官集团里的每个人都得到了实惠。
这里面的每个人都是老家的代理商,只要不与皇帝交恶,那便可以坐享其成了!
如此一来,这银子赚得有多容易?
一盏新式油灯,在南都固然售价不低,但运到老家,卖给富绅,价钱就能翻倍!
即便某些富绅其实是很吝啬的,舍不得花钱买奢侈品,但也得分对象。
这是在朝的要员售卖的物品,买了人家的货,就等于主动示好了。
某些人情就是这么来的,这才叫礼尚往来!
投献会与人把柄,但买商品就不在其列了。
用代理取代投献,恩惠自己的近臣,也是崇祯皇帝当下所采取的策略之一。
像本来就家底殷实的次辅高弘图,凭借财大气粗的缘故,已经进了上万两银子的货。
运回山东胶州老家,净赚至少一倍,有些鲜见的极特殊商品的利润甚至两三倍不止。
自诩为“南都第二忠良”的次辅大人还打算明年扩大进货规模,凡是能进的货,通通都要纳入。
鉴于当下形势一片大好,胶州几乎也难以被东虏铁骑所入侵了,老高头打算效仿南都城内的万好百货商店,明年便让家人开店经营。
做忠良与卖货矛盾否?
自然是不矛盾的!
用卖货得来的银子再捐出去,这样钱也有了,好名声也有了,何乐而不为呢?
据说以死心眼著称的史可法都打算在开封老家开店了,其他朝臣就更别说了。
未接受投献的朝臣毕竟是少数,一下子断了这个进项会让很多人感到无比的难受。
开源节流便是当务之急,用代理取代投献是眼下最好的法子。
朝臣接受投献历来饱受指责,眼下风云变幻,暗流涌动,朝臣逐步减少,最终不再接受投献是大势所趋。
“陛下,臣以为殿下此策虽好,但商贾若是偷逃税款许久,只恐实施起来……”
次辅高弘图率先进言,以他的阅历,太了解这些奸商的德行了。
让一直不上税的商贾变得规矩起来,可不是三言两语给点好处就能实现的。
“太子说大明商贾如此恣意妄为,说到底,便是朝廷给惯出来的。进而变得无视王法,无视朝廷,更无视朕!实施此策须辅以雷霆手段,方可事半功倍!”
崇祯觉得次辅所言不虚,江南这些商贾跟当初北都那些同行别无二致,不死到临头便仍旧执迷不悟。
“臣不知陛下所提及之雷霆手段……”
首辅瞿式耜是同情贫苦百姓的,反对加赋农户,对于一贯偷逃税款的奸商,倒是没那么多的怜悯之情。
“之前北都商贾亦做过请愿之举,被太子派厂卫弹压。每家须缴纳差额,立下凭证,方可获释!”
崇祯是不会说自己如何如何的,一切都是照搬那逆子所为。
既然那逆子能如此行事,自己身为皇帝,又如何不能呢?
当然,江南商贾不同于北都,胆子更大,范围更广,数量更多。
故而成立商会这招已经不好使了,某太子才祭出保甲之策来对付他们。
“太子说保甲之策,上可保朝廷税费,下可安黎珉百姓,可谓是利国利珉。凡南方八隅之地,不愿参保之商贾,要么滚出大明,要么死在大明!”
对付奸商就得用毒计!
崇祯若是不用这锦囊,也对外面这些人毫无办法。
眼下这种情况,只要是可能有效的法子,崇祯都愿意尝试一番。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看文基地】抽红包!
保甲之策在赵宋时期便用过,想来在大明境内,只针对商户应用,当是好使。
“陛下,当下人心浮躁,流言四起,若是派兵弹压,只恐……”
瞿式耜觉得太子所献之策未免过去激进了,万一真出了大事,该如何收场啊?
“首辅可是想说只恐发生珉变?朕此前已知洪承畴所部追杀张逆残部,兵围大别山,进剿藏匿在此地的张逆残部及革左五营等流寇。今已到隆冬时节,进山剿寇异常困难,大军只能采取围困之策。从大别山经水道入长江,再抵达南都,长则五日,短则三日。南都城内尚有勇卫营镇守,朕不信贼子纵有非凡本领,焉能在五日之内来个改天换日?”
某逆子已经为某父皇想好了后手,那就是让洪承畴派兵驰援江南各地。
一旦江南生乱,仅靠勇卫营自身的兵马来弹压是远远不够用的。
洪承畴在冬季也不大可能剿灭藏匿在山区的革左五营,莫不如给他找点活干。
在紧要关头,分兵五万,顺流而下,剿灭江南各地的叛乱,也算大功一件了。
崇祯打算用这招,另外一个原因就是调兵的银子还是那逆子来出,无须他自掏腰包。
“陛下,臣以为刀枪无眼,为江南长治久安着想,若非万不得已……”
皇帝这是连最坏的打算都做好了,瞿式耜可是要规劝一下,免得真走到不打不行的地步。
“真知晓首辅所想,朕已不愿看到血流成河之惨状,进而影响到朝廷征税。依朕看来,还是可以严惩少数、宽宥多数为本,若是事态严重,再行考虑出兵弹压。”
崇祯根本不在乎死多少商贾,只关心明年税银的事情。
只不过有了洪承畴的帮衬,最起码无须害怕有人趁机兴风作浪了。
再说江南虽兵力空虚,但也少了可以勾结商贾发动叛乱的将领。
没了兵力为依托,奸商们手里有银子,能组织起来的人马也只能是一群乌合之众。
若是没有大量行伍之人加入,其战力连流寇都不如,一击即溃,完全就是个笑话。
“陛下英明!”
话说到这个份上,瞿式耜也不好再进言了,免得激怒了皇帝。
“以太子所言,先在南都城内推行保甲之策,名曰试点,即定点示范。而后扩展到扬州、苏州、杭州三城,进而在整个南直隶展开。经不断完善后,可在南廷所辖八隅之地推广。”
事关重大,没这么玩过的崇祯也没敢一蹴而就,先在南都试试手气。
商贾愿意听话便好,反之便无须保甲了,先让商贾们保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