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6l4n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說 九星之主 線上看-227 我從雪境來分享-p8xre

九星之主
小說推薦九星之主
“赢了!赢了!”华夏总台中,戴流年展现出了难得的激动一面,大声说道,“奇迹!这简直就是一个奇迹!而我们都是奇迹诞生的见证者!
高凌薇、荣陶陶,这两个来自松江魂武-少年班的学员,真的战胜了对手,位列关外排行榜第一!真正的关外之巅!”
天使の翼
“呵……”苏婉一手捂着胸口,看着电视屏幕上,那衣衫凌乱、满手鲜血的人,她深深的舒了口气,“最后的最后,他们依旧没有放弃。
重伤倒地的高凌薇,最后依旧开启了雪狱角斗场,拖延了关苍的脚步。
而那被寄予最后希望的荣陶陶,也不负众望,用他的刀与戟,还有那唯美的莲花瓣,拿到了最终的胜利。”
戴流年:“很多资料显示,荣陶陶拥有雪境至宝,青绿色的莲花瓣,也有很多人亲眼见证过荣陶陶使用它,今天在这决赛的场地之上,我们终于见到了它的模样。”
苏婉:“是啊,难以想象,年纪轻轻的他到底经历了什么,在那雪境之中、或者是在那三城之役中,史书上寥寥数笔的记录,对荣陶陶而言又到底意味着怎样一段可歌可泣的故事。”
闻言,戴流年默默的点了点头,对于这公开的秘密,世人也有公开的推测,以荣陶陶的个人经历来说,他也只可能在那三城之役之中,获取到如此级别的雪境至宝。
佐证,便是荣陶陶的姓名被单列了出来。而他的存在,更是被誉为三城之役的重要转折点!
綜渣帥
刚才,荣陶陶在获胜之后,望着那飞回来的莲花瓣,口中轻声呢喃的那句话,也显得无比真实。
他说:“这,也是命换的。”
所以……《北方雪境史》上短短几句话的描述,那几行文字背后,荣陶陶到底经历了怎样的故事呢?
戴流年的情绪稍稍平稳了一丝,拽回了话题:“整场比赛,高荣二人一直被压着打,他们被压了一整场!但却只需要一次机会,便彻底带走了比赛……”
苏婉:“计划受挫、身体受伤,无论任何因素,都没能干扰两人获胜的决心!给你一个这样的关外第一,你怎么能不认可……”
与此同时,远在奉天城的绿茵场上。
“关外排位赛第一!潜力点+3!可用潜力值:7。”
荣陶陶没有理会内视魂图传来的信息,他迈步走向了高凌薇,却是看她仰躺在地,一身的霜雪破碎,衣衫被压得皱皱巴巴。
她的眼神有些迷离,呆呆的看着正上方那被封死的体育场棚顶。
“大薇?”荣陶陶半跪下来,轻声的呼唤道。
“嗯?”高凌薇的双眸恢复了一丝焦距,看着那遮挡住自己视线的人,好半晌,她的嘴角微微扬起,露出了一丝勉强的笑容,也吃力的抬起了手掌。
荣陶陶并未有所动作,而她的手掌,也缓缓抚在了荣陶陶的脸颊上。
“嗯……”荣陶陶闭上了眼睛,这一刻,他仿佛雪绒猫附体一般,发出了舒服的轻轻鼻音,脸蛋左右蹭了蹭她那冰凉的手掌。
看着荣陶陶那有些享受的模样,高凌薇有些忍俊不禁,笑声却是牵动了她那遭受重创的身躯:“咳咳…咳咳……”
荣陶陶急忙睁开眼睛,也看到了周围围上来的魂武医护人员。
他就这样半跪在地,看着人们将高凌薇抬上了担架,迅速走向场外。
然而荣陶陶并不知晓,那镜头一直锁定在他的身上,这也导致了……
华夏总台网络直播间中,一片弹幕厚厚如海,不断的飘过屏幕。
“卧槽!?你告诉我这是刚才那个狠辣的荣陶陶?画风突变啊?我整个人傻了呀!”
“截图了,呜呜呜…重伤的薇女神好温柔,闭眼蹭脸蛋的淘淘好乖巧……”
“这也得上集锦吧?虽然不是战斗过程,但是这画面太治愈了呀…必须得上集锦啊啊啊,awsl……”
“雪境至宝,青莲花瓣,可了不得……主持人说得有道理,难怪荣陶陶年纪轻轻就被录入史书,应该是跟三城之役有关。
橫掃萬界之最強 使賤高手
哎…我们吃饭睡觉的时候,人家在九死一生、在雪境魂兽入侵战役中厮杀,比不了比不了,真比不了……”
“雪境大地也太危险了呀,难怪在去年的时候,松江魂武有一波退学潮,我一直觉得那些学生特别傻,好不容易考上华夏最顶级的院校,说退学就退学……”
“荣耀团的人呐?听我号令!关外第一给我刷起来!”
“我,荣陶陶!关外第一!!!”
……
“荣陶陶?荣陶陶同学?”场边,张慕语不敢踏入边线半寸,在一阵阵山呼海啸一般的欢呼声与掌声中,扯着脖子大声喊着。
荣陶陶并没有发现张慕语,事实上,自从高凌薇被医务人员抬下去之后,他才发现,自己正置身于“旋涡”之中。
四面八方涌来的掌声与尖叫欢呼声,铺天盖地,席卷而来。
荣陶陶站起身来,缓缓旋转着,看着四面八方那些欢呼雀跃的人群,看着那一张张激动兴奋的面庞。
可惜了,大薇……
如果你能在我身边就好了。
在一股股滔天的声浪之中,荣陶陶的精神有些恍惚,甚至视线都有些模糊。
这位新晋的关外王,神情呆滞,像极了一个憨憨……
突兀的,一只手掌按在了荣陶陶的肩膀上。
荣陶陶转头看去,却是看到了杨春熙的笑脸,有些赞赏,有些心疼。
她伸出手臂,将荣陶陶揽入怀中,在他的耳边说道:“她会为你感到骄傲的。”
他?她?
徐风华?荣远山?荣阳阳?高凌薇?梅鸿玉?
随便吧……
“嗯。”
杨春熙:“你的手还流血呢。”
说着,杨春熙手中一片霜雪弥漫,将荣陶陶那染血的手掌冰封了起来:“走吧,我们去治疗一下。”
在杨春熙的带领下,向观众们致意,这才迅速退场。
“荣陶陶!荣陶陶!”张慕语手拿着话筒,急忙带着摄像跑了过来,一边跟上了荣陶陶的步伐,一边开口询问道,“那两瓣莲花是什么?那就是所谓的雪境至宝吗?”
荣陶陶一边走着,头也没转:“无可奉告。”
张慕语急忙再次问道:“很多人都好奇雪境之地,好奇那里发生的故事,人们也很想知道在那次战役中,你都经历了什么。”
荣陶陶随口道:“无可奉告。”
“这……”眼看着荣陶陶就要进入球员通道,张慕语急忙说道,“我知道你担心你的队友,没什么心情接受采访。
我刚才问了一下医护人员,他们说高凌薇没事,没有致命伤,静养一些时日就会好的,就让我问一个,就一个问题!”
闻言,荣陶陶迟疑片刻,点了点头:“好。”
张慕语面色一喜,急忙道:“你第一次接受采访的时候和我说,想要人们听到你的故事,现在,你现在已经是关外第一了!你可以大声的讲述了,你最想和人们说的是什么?”
荣陶陶脚步未停,上身探前,凑到话筒旁。
在张慕语一脸期待之下,荣陶陶面色严肃,一脸认真的开口说道:“松江魂武,是个好大学。”
张慕语:???
“噗……”
“哈哈哈哈哈!广告鬼才!松江魂武捞到宝了!”
“行走的招生广告,哈哈哈哈,乐死我了,我还期待他放狠话呢,这个逗比……嘴里怎么冒出来这么一句话哈哈哈哈!”
“别念了别念了!明年就报!我报还不行嘛……”
一时间,海厚的弹幕再次填满了屏幕,挡住了上面那个一脸认真模样的荣陶陶……
在工作人员在阻拦之下,张慕语傻傻的站在原地,目送着荣陶陶走进了球员通道。
万万没想到,决赛结束的采访,他只从荣陶陶口中得到了这么一句话……
在工作人员的带领下,师徒俩和一个治疗医师,很快来到了体育馆内的特殊病房门前。
走廊里,夏方然正半截屁股坐在窗台上,低头玩着手机。
杨春熙急忙问道:“凌薇没事吧?”
夏方然笑道:“没事,没有致命伤,没什么大碍。”
说着,夏方然也转眼看向了那正被治愈的荣陶陶:“年纪轻轻,气性怎么这么大?”
荣陶陶任由医师握着自己的手掌,用海祈之芒治愈着伤口。
——————
他也透过病房房门的竖条型玻璃,向里面张望着,可惜什么都看不到,只听到了隐隐的歌声。
听到夏方然的话语,荣陶陶撇了撇嘴:“也不看看我是谁的徒弟?”
“呦呵?”夏方然眉毛一挑,紧接着,却是哈哈一笑,道,“可以!小伙子!保持住!就是这种感觉!”
荣陶陶:“嗯?什么感觉?”
夏方然:“饥渴!愤怒!”
荣陶陶:“……”
一旁,杨春熙与工作人员交涉过后,迈步走来,轻声道:“场地上即将举行颁奖仪式,有奖杯和证书。
还有,你们现在可以填写排位第一的奖励申请表,作为出征全国大赛的关外赛区代表,你们可以申请的魂珠奖励了。”
荣陶陶抿了抿嘴,又看了一眼那竖条型的玻璃,道:“等大薇醒了之后,再确定申请的魂珠吧,至于颁奖仪式,我……”
杨春熙:“你没心情的话,我去给你代领吧,教师带领这种情况很常见,毕竟决赛战况大都很惨烈,学员受伤也是难免的事情。”
说着,杨春熙看了一眼夏方然,轻轻点头示意,便转身离去了。
直至下午时分,荣陶陶等人才被允许进入病房之中。
走进来的时候,高凌薇已经沉沉的睡了过去,一想到她连连开启雪狱角斗场,荣陶陶就忍不住一阵心疼。
杨春熙再三向医师们确认,确定了高凌薇并无大碍,只是需要躺上几天,静心休养。
而后,师生几人便返回了酒店,也让松江魂武的领队教师给高凌薇检查、治愈了一番。不出意外的话,返程的日子会拖上个一两天。
在医师们一下午连轴转的悉心治愈之下,高凌薇那血肉模糊的小腹,虽然已经被海祈之芒治愈完全、长出了新鲜血肉,但是怎么也得再养几天。
回到酒店后,荣陶陶也是一直陪在高凌薇的床边,看得杨春熙很是无语,真是好气又好笑。
因为晚上吃饭的时候,荣陶陶就是坐在高凌薇床边吃的,连干了三份大盒饭!
你说他担心吧,他的举动的确是担心。
但是有一说一,荣陶陶胃口却是不减,对着那熟睡的高凌薇,吃的那叫一个香……
那画面,嗯…就很奇特。
直至半夜两点多钟,熟睡的高凌薇终于悠悠转醒,即便是经过了特殊海洋魂技的治愈,她的脸上依旧写满了疲惫。
芷傷情逝君可知 梧瞳樹
“嗯……”迷迷糊糊之中,高凌薇发出了一道轻轻地鼻音,也看到了床边坐着的荣陶陶。
荣陶陶似乎也在熟睡中,他枕着手臂,趴在床边,呼吸悠长。
高凌薇反应了好一会儿,这才抬起手掌,轻轻的按在了他的脑袋上,纤长的手指轻轻动了动,抓了抓他那一脑袋天然卷儿。
“凌薇醒了?”不远处,传来了一道轻声细语。
杨春熙迈步走了过来,仔细打量着高凌薇,道:“饿不饿?有胃口么?”
高凌薇轻轻地摇了摇头。
杨春熙:“嗯,那就继续睡吧。”
“呀~大薇醒啦!”荣陶陶显然是被吵醒了,他急忙问道,“感觉怎么样?”
高凌薇笑了笑:“活着。”
看到两人交流,杨春熙没有再说话,只是悄悄的走向了客厅。
荣陶陶嘿嘿一笑,道:“我们赢了,现在,你是真真正正的关外王了。高中,大学,大满贯!”
“嗯。”高凌薇轻轻颔首,透过昏黄的夜灯,眼眸默默的看着荣陶陶,道,“现在,你也可以告诉人们,你来自哪里了。”
荣陶陶:“什么?”
高凌薇:“赛前,面对华夏台主持人的疑问时,你在更衣室里说,如果有幸能赢的话……”
荣陶陶轻轻地点了点头。
高凌薇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我们赢了,你赢了。这是我们奋斗的奖赏,让更多的人,愿意倾听你的故事。”
“嗯,睡吧,大薇。”荣陶陶轻轻的捏了捏她的手指肚,“我得好好想想。”
高凌薇点了点头,缓缓合上了眼帘。
愿更多的人了解你、认可你,不再指责、不再质疑……
……
凌晨3:59分,北方雪境,演武馆中。
斯华年缓缓的睁开了眼,拿起了枕边的手机,默默的等着时间流逝。
直到4:00,闹铃声响起,斯华年当即关闭了闹铃,正要随手扔开手机,却是看到了屏幕上方弹出了一条消息。
斯华年揉了揉惺忪的睡眼,点开消息框,却是发现了一条来自凌晨四点的围脖。
“养人
刚刚来自稻谷C8500
我来自雪境,
来自短暂的昼,来自漫长的夜。
来自覆着霜雪的土地,来自蒙着寒雾的冬阳。
我来自雪境,
那里有松柏的除夕夜,有松魂的演武场。
有扰攘的雪境军,有屹立不倒的三道墙。
我来自雪境,
来自永无止境的风雪。
来自永无止境的战场。
黑道公主的紫色之约
来自一个梦想破碎,和梦想升起的地方。
现在,你知道我来自哪里了。”
斯华年愣了一下,仔仔细细的读着这一番话语,错愕之间,却是看到在凌晨四点这个时间点上,依旧有着大量的、疯狂涌入的留言。
更可怕的是,在翻过了几个评论之后,她竟然看到了一个阵型,清一色,只有一句话:
“现在,你知道我来自哪里了。”
“现在,你知道我来自哪里了。”
“现在,你知道我来自哪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