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w3vx有口皆碑的玄幻小說 十方武聖 txt-136 局勢 下(感謝江杋的盟主打賞)讀書-y9brl

十方武聖
小說推薦十方武聖
万菱看向大家。
“那么,哪位愿意上台,充作小女筛选人?”
在场众人没人回应,都在迟疑,这可是要上去真枪实弹打的,一不小心还可能会受伤受创。
好在万菱万青青早已事先选好三人,此时也只是走个过场,随意问问而已。
按照之前约定的,万菱目光看向人群中的三人。
这三人就是提前约好的,愿意当筛选人的合适人选。
毕竟这个身份,并非愿意就行,还要有不弱实力,才能尽可能的帮万青青筛掉众多人选。
以免后面车轮战交手,万青青体力不支。
只是万菱目光望去,却忽然发现,那三人目光闪烁,头低垂下去。之前说好的约定,他们居然一声不吭。
此时原本是该他们出面,‘自告奋勇’担任筛选人。
可三人却不知什么原因,一个个默不作声。
“可有人愿意?”万菱再度着重问了一句。
在场诸多武者中,有的是万青院弟子,有的是其他别院弟子,人数并不全,还有人因为距离较远,在路上没到。
没人做声。
万青青在人群里,左右看去,之前她照顾过的内院弟子们,一个个都如缩头乌龟般,不敢抬头看她。
而母亲请来的三人,也是低头一言不发,沉默不语、
她知道这里很多人都是希望她不要意气用事,顺利和历山派结亲。
可她却没想到,支持她的人,居然这么少…
大堂里,气氛渐渐默然。
若是真的没有筛选人上台,那就只能万青青自己上去车轮战。
这对她而言极其不利。
就算她是武师,入劲大成,正在锻骨,可人的劲力并非无穷无尽。
劲力和气血挂钩,和体能挂钩,消耗后,就会变薄,变弱,需要时间休息恢复。
更何况,这次万青青上台,大家都是知道她的实力名声的。
所以敢上台挑战的,绝对是武师无疑。
否则低于这个层次,也没人觉得自己能赢。
连续武师比斗下来,就算万青青再强,很快也会被累垮。
除非延长时间。
但延长时间,又怕会徒增变数。
万菱可不认为周顺是过来纯看戏的。要知道武师之间的胜负,并不单纯看劲力多少。
还要看招式应对,临机应变。
理论上青青是应该要比严鸠海强,但若是她状态下滑,就算延长时间有得到休息,但精神疲惫免不了。
到那时,此消彼长,若对面研究透了青青的路数,对应准备后招,胜负还真说不定。
如今,事先约好的三人突然变卦,这毫无疑问,定是那严鸠海所下手笔。
“若是真没人愿意,那么…..”万菱心中无奈,只能宣布。
哗啦。
魏合踩碎脚下枯叶,仰头望向面前的三层红漆小楼。
钟灵山庄内,专门吃饭的地方有两处。
一是百味楼,二是山禾楼。
前者是价格亲民的寻常酒楼,后者是专供武者的奢侈场所。
山禾楼呈一个大圆筒形状,吃饭者都是围着中心的一颗巨大梧桐树,坐成一圈圈。
上下三层楼中,一共能容纳三百多位置。
此时,魏合一身黑斗篷,往前一步。
他不会解决什么纠缠麻烦,也不会应对什么复杂局势阴谋算计。
所以他懒得理会别人怎么安排,他只要自己怎么安排。
只要把麻烦的源头搞掉,一切就安静了。不是吗?
霍然间,他脚下一踏,身形冲天而起。
山禾楼二楼靠窗处,严鸠海正拿着一卤鸡爪啃到一半。
忽然听到一声炸雷怒吼。
“严鸠海!还我女儿命来!!”
刹那间一道魁梧黑影从楼下直扑而上,迎面朝他冲来。速度极快。
严鸠海被吓了一跳,抬起头来,一脸莫名看着朝他扑来的魏合。
他赶紧起身,左右看向两排的其他客人,估计是坐在身边的某人被寻仇了。
只是才起身。
轰!!
二楼山禾楼中间,严鸠海连人带墙,横飞出去,狠狠撞在中间天井大树上。
一股巨力排山倒海般狠狠从他格挡的右手狂涌进来。
严鸠海甚至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自己便天旋地转,被一拳打得撞破两面墙壁,撞在大树树干上。
不等他回神,魏合一个紧追飞出,凌空追进。
两人在树干上连环交手,声声沉闷炸响传开。
严鸠海终究是锻骨一半的入劲顶点,当场反应过来。
借力从树干上一跃,落到一楼。
“你他么谁啊!我不认识你!”他大吼。
“坏我女儿清白,还杀人灭口,今天我要你血债血偿!!”魏合一声虎吼,再度扑去。
两人再次打成一团。一路碰到的桌椅也好,木柱也好,屏风也好,统统被劲力撞得粉碎。
其余宾客赶紧四散逃开,有胆大的实力强的,还敢留下来看热闹。
严鸠海越打越是心惊,对方劲力不攻只守,但一身巨力恐怖异常。
只是连续交手数十招,他便感觉双臂发麻,有些扛不住了。
这还是他双臂经过锻骨后,硬度大增了的。若是换个武师,怕早就被对方锤爆。
他是在这里吃饭的同时,等待父亲严峻山抵达。没想到才坐下没多久就遇到袭击。
不过虽然估计错误对方实力,但父亲严峻山就在附近。
他本就是和父亲约好,在这里吃饭,然后下午参加比武招亲。
所以只要他坚持一会儿,父亲到来,必能反过来将这人击杀当场。
当下,严鸠海展开步法,左拐右闪,但才跑出几步便被追上。
“凝!”他当下浑身劲力流转,全身气血急速涌动,劲力居然在一刹那增强数成。反手一挡。
嘭!
魏合再度一掌打出,正中严鸠海挡在身侧的手肘。
一击不破,魏合双臂高举,连环轮斩,往下狂劈。
连续三下。
鹤形十二
嘭!嘭!嘭!!
严鸠海浑身护体劲力终于崩溃。
“爹!救我!!”忽然他大吼一声。
呼!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一股掌风悬停在他面门前,吓得他双目紧闭。
等到他再睁眼,眼前已经空无一人。不远处,一抹淡黄衣袍正飞速接近。
“小海!没事吧!?”黄衣老者一把扶住儿子。
“我…..噗!”严鸠海话没说完,一口血水忍不住狂喷而出。两眼一翻,昏迷过去。
他侧面墙壁上,还留了一行字:杀女之仇,不共戴天!
“小海,小海!!”黄衣老者面色大变,迅速手指连点,在儿子身上数处重要血脉截止血流,以防内部大出血。
然后他抱起人,便朝钟灵山庄主楼赶去,这里山庄是常驻有医师在内。
而就在另一方向。
魏合黑衣面具迅速换下,连环飞奔,在半路树林中一个飞跃,穿入一片茂密树丛,再出来,便已经换成原先装扮。
他飞龙功配合巨力运转到全力,几下宛如浮光掠影,短短半分钟,便回到原先离开的灌木丛。
然后施施然走出灌木,双手甩了甩水珠,一脸解决五谷轮回后的轻松,朝等在驰道边上的车队走去。
车队里,之前遇到的那张灵虚和孟晴两人,正有说有笑的吃着点心等着他。
*
*
*
小楼内。
万菱有些无奈的看着在场众人。
事先做好的准备,到此时突然变卦,失去效用。
之前一直颇受女儿照顾的万青院几人,也缄(jian)默不语,一看便知是被人事先做了手脚。
她知道,这些人都是怕历山派的严家势力,也怕天印门内部支持结亲的诸多压力。
毕竟这件事上,反对的声音太少太小了。
看看在座的周副门主就知道,这老家伙来这里,自然不是闲得没事干,而是摆明车马为严鸠海站场而来。
还有其子周羽归,和严鸠海据说关系莫逆,他们的目的也就不言而喻。
“别担心。相信青青,她可以的。我们延长时间休息,就当是增加实战经验了。”一旁的萧清鱼青青握住万菱手掌,低声道。
事到如今,也只能这么想。
万菱看了眼下面站着的女儿,心中无奈。
万青青却没注意母亲这边,而是用有些期待和恳求的目光,在万青院的几个内院弟子身上一一扫过。
無常無仙 炎郎
这些人都是她平日里照顾指点过的师弟师妹,但可惜,他们都不自觉的低下头,不敢和其对视。
万青青的目光,从期待,渐渐变得失落,她忽然想起之前和她说过,若是有事,定要通知他的魏合魏师弟。
如今消息传出去了,若是那魏师弟展开速度,全速赶来,也应该早赶到了。
食戟之丐世英雄
但此时此刻,他依旧没到,背地里的意思,也已经很清晰了。
他们,都在怕啊。
万青青眼中的光泽,渐渐有些晦暗下来。
不过她转念一想,若是换成她,突然要为一个只是对自己小恩小惠过的师姐,去顶这么大的压力和风险,她也可能不愿意。
想通这里,万青青飒然一笑,开口出声。
“我没事的,母亲。就这样决定吧。”
万菱也看到了女儿神色的变化,看出了她心中的失落。
她想要出声安慰,但此时场合,所有人都在等她做出决定。
“那么,就…..”“报!!”
忽然一声大喝,从楼外大门口打断万菱的话音。
星羅萬相 舸逆江行
一个天印门弟子急匆匆冲进来,满头大汗。
他双手抱拳,朝着万菱周顺,想要行礼,却上气不接下气有些歪斜。
“什么事?常宽?”万菱疑惑道。这人是万青院之前留下任职的弟子。
天印门各别院弟子,都有选择留下和离开的资格,只不过留下后,会被委任各种不同职务。
鄉村陰陽師
眼前这常宽便是如此。
“院…院首!外…..外面….!”常宽面色焦急,指着门外焦躁不已。
“外面!…出…出…出事..!!”他急得要死,可就是说不完一句话。
“到底什么事了?”万菱皱眉问。
“是….是….对….对….对面…!”常宽指着门外,越是想说,就越是急得满头大汗。
“面….面的…”
噗。
常宽被后面冲进来的另一天印门弟子推开。
“你个结巴冲进来有个屁用?让开!”
这健壮弟子抱拳行礼。
“院首,副门主,是对面山禾楼上,历山派的严鸠海师兄,刚刚吃饭时,被一神秘黑衣男子突然出手打伤,现在据说昏迷过去了,危在旦夕!”
“什么!?”万菱一下惊得站起身。花容失色,但却不是担心之色,而是纯粹的震惊。
一旁的周顺才是面色一变,站起身,表情有些阴沉。
“你确定消息属实?”他沉声问。
“弟子所言句句属实,副门主可自行前往查看,现在山禾楼那边已经围了不少人。据说是严师兄之前害了人家女儿清白不说,还害人性命,所以别人找来寻仇。”那弟子迅速道。
“走!”周顺一个纵身,轻身掠过小厅,转瞬便消失在众人视野里。
万菱紧随其后,展开劲力,纵身加速,一样出了小厅。
之后其余人才如梦初醒,赶紧跟随。